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全球综合新闻首页 · 本地新闻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一个女人自述:婚礼那天我被轮奸、抛在路边等死

新闻来源: 洛杉矶华人资讯网 于 2017-07-17 9:20:52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大婚日,特莉(Terry Gobanga,当时叫Terry Apudo)没能按时去教堂,谁也没想到,她被劫持丶轮奸丶抛在路边等死。她幸免一死。谁成想,没过多久,这位年轻的尼日利亚牧师又遭遇另一场悲剧。她又活了下来。以下是她讲述的故事。

特莉(Terry Gobanga,当时叫Terry Apudo)

本该是一场很大的婚礼。我是牧师,教会里的人都会来,再加上亲戚朋友……未婚夫哈利和我都很兴奋,婚礼定在内罗毕诸圣大教堂办,我租了漂亮的婚纱。

婚礼前夜,我突然发现哈利几件衣服和领结在我这里—婚礼上他需要这个领结。当晚,一位和我在一起的女友说,她转天一大早送过去。

黎明,我们起床,我送她去搭公交车。回家路上,我看到一男子靠在车前边。突然,他从身后揪住我丶拽着我把我扔到车后座,车里还有两个男人。这一切,放佛发生在一秒钟内。

车开了。他们用布塞住我的嘴,我连踢带踹丶想尖声大叫。总算把堵在我嘴里的布吐了出来,我喊到,"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就在这时,我遭到第一拳重击……其中一名男子说,"不配合,你死定了。"

他们轮流强奸我。我感觉自己肯定要死了,但我还在挣扎。其中一个男子把我嘴里的布拿出来时,我使劲咬了他的阴茎。他痛到大叫。这时,另一个男子拿刀捅了我肚子,他们打开车门把我扔出去。

这时我离家已经好远,出了内罗毕。我已经被绑架超过六个小时。一个小男孩看到我被抛出车外,去叫奶奶。人们跑来救我。

诸圣大教堂历史悠久

警察来了,但是谁也摸不到我的脉,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用毯子把我包好,准备送去太平间。路上,我被憋到咳嗽。警察说,"啊?她还活着?"他们立刻掉转车头,把我送去肯尼亚最大的公立医院。

到医院时,我惊吓过度丶说话颠三倒四。我半裸,身上都是血,面部青紫,肿的很厉害。但是,护士长肯定是听懂了什么,她猜出我是新娘。她说,"给教堂轮流打电话,看看谁缺了新娘。"

也许纯属巧合,他们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诸圣大教堂。接电话的牧师回答,"是,我们这里10点有一场婚礼,新娘没来。"我没能去教堂,父母相当惊慌,人们到外面去找我,还有人猜疑,"她是不是变卦了?"有人说,"这不像是她呀,出了什么事?"

几小时后,他们摘下(教堂里的)装饰物,给下一场做准备,哈利在旁边的小屋等消息。听说我的下落后,父母丶哈利等人立刻赶来,哈利还带着我的婚纱。媒体也听到了风声,派来记者。

后来我被转送到另外一家医院,可以多些隐私。那里的医生给我缝合时告诉我,"刀伤很深,伤了子宫,你以后不能生育了。"医生给我吃了紧急避孕药丶防艾滋病的药。我的大脑完全不工作了,我拒绝接受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哈利反复说他仍要和我结婚,"我会照顾她,保证她在我的怀抱丶在我们家里恢复健康。"

说真话,我没有能力说同意或是拒绝,因为我无法从脑子里赶走那三个男子的面孔。

几天后,我从镇静剂中恢复过来一些,我看着哈利反复道歉。我觉得是我让他失望了。有人说那都是我的错,为什么非要一大早出去?这话让我很受伤,但是家人和哈利一直帮我。

警察一直没有抓住那些强奸犯。我去了一次又一次的辨认,但我认不出来。每一次我都很痛苦,我无法恢复,就好像走一步退两步。最后我去警察局说,"我受够了,到此为止吧。"

三个月后,得知我是HIV阴性,我很高兴。但是医生告诉我,还要再等三个月才能确定。不管怎样,我和哈利又开始筹备婚礼。

2005年7月,特莉和哈利结婚

虽然媒体的纠缠让我很生气,但是,有一人读了我的故事后问我可不可以联系。她叫Vip Ogolla,也曾被强奸。后来她告诉我,她和她的朋友想给我办一场免费婚礼,她说,"放开些,想要什么尽管说。"

我很兴奋,选择了一款不同的蛋糕,比上次那个贵很多。这次我没有租婚纱,而是买了一件,完全属于我自己。2005年7月,第一场婚礼之后七个月,我和哈利结婚,出去度蜜月。

29天之后。

晚上很冷,我们在家,哈利点了取暖的小煤炉搬进卧室。吃完晚饭后,他把小炉子搬走,因为屋里暖和了。我盖好被子,他去锁门。他回来后抱怨有些头晕,但是我们都没多想。

太冷了,睡不着,我说要不要再去拿床被子,但是哈利说他浑身没劲丶动不了。奇怪的是,我也站不起来了。我们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事。哈利昏了过去,我也昏了过去。我记得自己醒过来,叫他。他有时答复丶有时不答复。我挣扎着下床,忍不住吐了,这给了我一些力量。我爬到电话旁给邻居打电话,"出事了,哈利没有反应了。"

她立刻赶过来。但是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爬到家门让她进来,我一时昏迷丶一时清醒,看到一群人进来,尖叫。我又昏了过去。

2005年7月,特莉和哈利结婚

再醒过来,我已经是在医院了。我问医生我丈夫在哪里,他们说他在隔壁丶正在抢救。我说,"我是牧师,这辈子见过丶经过许多事,有话明说吧。"医生看了看我丶然后说,"很抱歉,你丈夫没有活过来。"

我简直无法相信。

再回教堂参加葬礼,真是悲哀。仅仅一个月以前,我穿着洁白的婚纱在这里,哈利站在我旁边,一身西装,很帅。现在我又回来了,穿着漆黑的丧服,哈利,他在棺材里。

人们以为我被诅咒了,他们不让孩子靠近我,"她头上有不祥之兆。"曾经一段时间,我自己甚至也相信了。还有人指责我害死了哈利,这真是给我流血的心上又捅了一刀。我彻底崩溃了,觉得上帝抛弃了我,觉得所有的人都背叛了我,我简直不能相信别人还会笑丶还会出去玩丶过正常生活。

一天,我坐在阳台上,耳边是清脆的鸟鸣。我心说,"上帝,你怎么能爱小鸟丶不爱我呢?"那一刻,我懂了,一天只有24小时,拉紧窗帘坐在那儿抑郁,谁也不会再给你24小时。没醒过味儿来呢,一星期可能就过去了,然后,一个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我告诉所有的人,我永远不会再结婚了。上帝带走了我丈夫,想想可能会再次经历这样的痛苦,我无法忍受。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样的遭遇。痛苦,刻骨铭心。

但是,有一个人—托尼(Tonny Gobanga)总来看我。他会鼓励我敞开心扉谈哈利丶回忆过去美好的时光。有一次他三天没来,我很生气。我突然意识到,我对他有了感情。

托尼向我求婚,我告诉他去买本杂志读读我的故事,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还爱我。他回来了,告诉我还要娶我。我又说,"我不能生育,不能和你结婚。"

他回答,"孩子是上帝的礼物。如果我们能有,感谢上帝。如果不能,我会有更多的时间爱你。"我心想,"啊,听听这样的话!"我答应了他的求婚。

特莉和托尼

托尼回家告诉他父母,他们非常高兴,直到听说了我的故事。他的父母说,"你不能娶她,她被诅咒了。"岳父拒绝参加婚礼,但是我们还是结婚了。800人来参加婚礼,许多是出于好奇。

距离我第一次婚礼过去三年了,我很害怕。当我们换婚誓时,我心想,"神,我又站在你面前,请不要带走他。"教堂里的人为我们祈祷时,我控制不住丶泣不成声。

结婚一年后,我感觉不舒服,去看医生。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怀孕了!几个月过去了,考虑到我子宫受过的伤,医生要我卧床休息。但是一切顺利,我们生下一个女儿。四年后又给她添了小妹妹。现在,我和岳父也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我写了一本书《爬出黑暗》,讲述我的遭遇,给别人重新开始的希望。

我还创建了一家团体,叫做Kara Olmurani,帮助强奸的生存者,我不叫她们受害者。我们提供心理咨询丶帮助,还计划创办过渡中心,帮助她们重新站稳脚跟丶 面对世界。

我已经原谅了强暴我的那几个人。很难。但是我认识到,如果我难过,吃亏的是我,那些人可能根本不在乎。我的信仰鼓励我原谅,而不是以恶报恶。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难过丶要思索,走过每一步。难过,直到你决心改变现状。思索,必须朝前走,如果只能爬,那就去爬。

记住,坚持朝着命运给你的终点走下去。命运在等你,你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路过(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内容出自转载,<头条ABC> toutiaoabc.com 对新闻内容不承担法律责任。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