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全球综合新闻首页 · 本地新闻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他是香港无线童星, 演《西厢记》男主, 在纽约舞台浮沉初心不改...

新闻来源: 瞧纽约 于 2017-10-11 12:48:04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从一个婴儿尿布广告开始,彭德洲开始了电视童星生涯,长大后倾心于舞台剧,求学纽约学习表演,毕业后参演过多部外百老汇舞台剧,最近在英文音乐剧《西厢记》中扮演男主角。


彭德洲 (林菁摄)

香港无线电视台童星

我很小就在香港无线电视台演过电视剧,大概从幼儿园开始演戏,在《浓情大帝》、《黄埔倾情》等电视剧中演主角的小孩。

我小时候比较胖,比较可爱。有一天我和奶奶在餐厅吃饭,旁边一个人问,有没兴趣拍婴儿尿布广告,我奶奶同意,那是我拍的第一个片子。

有一幕戏我印象很深,那是我被杀的一幕,我的耳塞被拿走了,旁边的枪声很大,张智霖抱着我的尸体跑,我很害怕,很想哭,但不敢哭出声,还要扮死,身上有假的血。

因为拍戏占用时间太多,小学3年级我停止拍戏。这段经历蛮有意思的,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特别的经历。

我对演戏有兴趣,可以说有戏瘾,有表演的欲望,别人欣赏我,让我有了满足感。到了中学,我有两个朋友很喜欢百老汇和伦敦舞台剧,与他们谈得多了,我的兴趣越来越深。

中学我去学跳舞,进了合唱团,跟老师学唱歌,慢慢培养对表演艺术的热情。一直以来,都有人鼓励我继续演戏,可是中国人家庭一般不会让小孩做表演者,所以大学时候我选择了在香港科技大学读商科。毕业后我工作了一年,我很想演戏剧,可是没有人际关系,可我又不想进入娱乐圈,只想演舞台剧。后来我跟父母说,想到外国去学表演,面试好了几间学校,有4所学校要收我,我选了纽约的美国音乐戏剧学院(AMDA)。

2011年我来美国,一直学到2013年。我学习的课程有表演、声音、说话、唱歌和跳舞;跳舞又包括芭蕾舞、爵士舞、音乐剧舞和踢踏舞。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是很好的表演入门,学校里有不同国家来的学生,大家为了梦想而来,都被百老汇吸引,在学校我的口音得到了改善,懂得了自律。

我入学时跳舞最好,对唱歌和演戏没那么自信。我在香港学过爵士舞,跳舞是我的能力,但是相比于某些人,能力还不够,有的人跳舞太厉害了。我觉得我不会因为跳舞而成功,于是我开始专注于唱歌和表演,给自己时间去练习,去感受身体和角色的情感。

我的缺点是太喜欢用脑子去想,而不是用心和身体去感受,表演与跳舞有相同的地方,就是要去行动、去感受。


演英文《西厢记》男主角

通常接了剧本,你要想这个戏的感情,角色需要什么,例如《西厢记》,张生一出场见到庙里的住持,就把生平都说给他听。我想,他为什么要说那么多,可是这么想帮不到我,可能张生很open,很喜欢分享自己。我就想,他分享感受时主要用自己身体哪个部分。演戏的时候,脑袋,心,身体,还有声音,都很重要。

但是这还不够,张生不停地说,可能很闷,我就刻意说得快一点,语气轻松一点,尽量说得清楚、很快、轻松、亲切。张生想在很短的时间里让对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性格正直、老好人、比较单纯、没什么居心。


《西厢记》剧照。 (Charles Chessler 摄)

演这个角色对我是个挑战,当主角不容易,因为你要带着这个戏走,需要体力,需要专注,但是好的地方是,你的故事比较完整,你的戏一路做下去,不会中间听得太多,跟演配角不一样。

2014年我演过长江剧社的《长恨歌》,扮演唐玄宗的儿子,杨贵妃的第一任丈夫。他有好多台词,中文和英文都有,那个角色有一半都是旁白,很难构思我在台上应该做什么,我要去想象他每段戏的情绪怎么样。我国语不好,有个观众说听不明白你说什么,我需要提高国语水平。念旁白时,其实感情不用放得那么多,声音和身体的功课要做得更多,要抓住观众的注意力。我的角色很难跟杨贵妃比,杨贵妃的角色不说话,只跳舞,演员是中国的舞蹈演员,舞跳得非常好。

我在布莱恩公园演过莎士比亚的喜剧《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故事放在现代的纽约,我演一个中餐馆老板,有一半的台词在说广东话,这个角色好客、好玩,其中有一段戏是捉弄另外两个角色,那是个比较成功的角色。


在《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中扮演中餐馆老板 。 (Lee Wexler 摄)

我还演过一部戏叫《Christmas Story》(圣诞故事),那是一个美国巡回音乐剧,我演一个餐馆侍应生。有些观众很喜欢这一幕,给了我掌声。有掌声我就觉得自己成功,没有掌声我会问,难道我演得那么差吗?

毕业后第一部戏是《Pornography for People》(人民色情),是一部外百老汇话剧,我演林先生。他有好的家庭和工作,但不满意,觉得生活太苦闷,他以一个22岁妓女的身份写博客,结果出名了,被认为是中国最有才华的妓女。后来被公安抓了,大家才发现这个妓女原来是男人。

演这个角色不太难,因为我也有女性化的一面,那一面得到发挥,挺满足。我说话的声音比较弱一点,身体轻一点,她是妓女,穿短睡裙,说话时暗示多一点东西。我觉得那是个成功的角色,可能我当时嫩一点,独白太多,有一点闷,不过有挺多掌声,有一次我在戏剧书店,有个人说我演得挺好的。


《Pornography for the People》中扮演妓女。 (Vikram Dogra 摄)

我还演过一部木偶剧,叫《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里面的角色全是木偶,我演了好几个木偶,有一个是马桶通(plumber),他很有活力,《纽约时报》的剧评对这个角色特别有印象。


一边演戏一边教跳舞

除了演戏,我平时在幼儿园兼职教小朋友跳舞。我的日常生活通常是7点起床,冥想15分钟,然后到幼儿园工作,如果有面试,会早一点走,然后晚上去排练,中午我可能会去健身,或去上芭蕾舞课,每个月我去我的唱歌老师那里一次。《西厢记》名义上不是一个完整的制作,预算也不多,它对演员的要求有限制,一般在晚上彩排。开始是通读作品1到3遍,然后在排练室尝试去演这个戏。导演如果不喜欢,会告诉我,导演没说话时,我可以自由发挥,可能导演比较信任我,决定权在我身上。

我一般望着剧本发白日梦,尝试与角色接通,领略他的立场,他为什么会说一段台词,尽量放下自己的成见,之后闭眼,尝试在身体上发展,领略角色是怎么回事。

导演会讲角色的性格、说话特点,他说要让观众相信张生和莺莺互相爱慕着对方。我记得以前有一个人,看我的眼神很特别,有一种渴求的样子,我就用那个眼神来演。

我会上课学习通过身体能量的方式,立刻达到发动感情的目的。这也是身体和声音的锻炼。

现在很多演员在做兼职,例如做饮食服务,酒保,教跳舞和唱歌,有的人会这样维持一辈子。有些人中途放弃,想要更安定的生活,我有个朋友去考会计,也有个朋友还在不停地找工作。

我在想应不应该继续下去,在这边比较孤单,所以回家的想法常常会有,我放弃了跟家人一起的时间。在纽约6年,很多东西不在自己控制之下,但我觉得比很多人幸运,每个机会都有独特之处,学到很多东西,觉得自己对演戏有了一点概念。


彭德洲艺术照 (本人提供)

演戏不难,也不容易,不难是因为你做错了,没什么大关系,最多是观众不给掌声。不易是行业竞争非常大,在面试高峰季节,2月到4月,9月到10月,这时候会有200到300人去同一个角色的面试。你要熬的时间可能很久,你为梦想可以付出多少,你可以放弃多少,这是你的决定,是不容易的。

作为演员,你会立刻得到一个反应,好或者不好,回应是立刻的。你研究一个剧本,一首歌,如果不花那么多时间,你不会感受那么深。

现在的我不怎么想梦想,以前我想做一个一等的演员。而如今我只有短期的目标,那是演好《西厢记》,梦想好像太巨大,我想过放弃会怎么样,但又不太想放弃,觉得好像还没完成一件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路过(0)

鸡蛋(3)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内容出自转载,<头条ABC> toutiaoabc.com 对新闻内容不承担法律责任。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Hot news

Hot news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