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留园新闻速递首页 · 本地新闻汇总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日本已获 200 多个中国古方专利,谁才是中医没落的元凶?

新闻来源: 石头记珠宝 于 2018-01-12 5:17:32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医在日本则被称为「汉方医学」,中药被称为「汉方药」,简称「汉方」。在日华人姜鹏指出,在日本,人们对于西医、汉方无所之争,各取所需,到药店买药自己不懂时,问问店员自己哪里不好受,店员介绍哪种买哪种,从没有听说过西药汉药之分。


网上一篇博文可能更能说明问题:今天上午一病人说,她在日本访问期间感冒咽痛,去多家医院药店都买不到抗生素。日本的一个教授对她的行为表示惊讶,从包里拿出一小袋貌似速溶咖啡的东西,说「我们日本人感冒咽痛发热都是吃这个的!」


日本还有一家公司 2001 年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专利,明确对以芍药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四个复方进行保护,并且最终获得了授权!当可怜的中国人还在怀疑自己的传统医学是欺世盗名的巫术的时候,日本人已经获得了《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 210 个古方专利!



|一、中医在美国|


「从美国主流医学界一开始认为针灸只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到如今政府每年拨款数千万美元,用于支持中医的临床研究。中医在美国走过了一段漫长的发展历程。」美国华盛顿中华医学研究所所长田小明教授谈到中医药在美国的发展历程时,犹如谈论自己的儿女般深情。随着中国传统医学越来越被主流医学界和民众认可,中医在美国已迈入了快速发展的新时期。


中医尤其是针灸在美国认可度很高,随着美国对中医针灸的肯定,目前全美 50 个州中已有 44 个州批准颁发针灸执照。同时,上百所中医针灸学院也提供三至四年的职业培训,毕业后可授予学士或硕士学位。另外,针灸治疗也逐步被纳入美国医疗保险系统,其发展进入稳定增长期。(摘选自人民网)


另外,据报道,一以色列人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消化性溃疡和痔疮的中药组方」专利,并授让给阿联酋一公司,于 2002 年获得美国授权专利,权利要求涉及口服给药、直肠给药的所有剂型。专利说明书中承认组方来源于上海出版的《中华本草》英文版。这意味着,我国出口的同类中药在美国市场上出售就构成侵权!



|二、中医在欧洲|


在对医药使用最谨慎的德国,却拥有一大批中医中药的忠实「粉丝」。可以说,看中医在德国不仅是一件「小资」的事情,还是「贵族疗程」!


在德国,看中医个人支付的费用是看西医的 10 倍以上。德国的社保制度非常健全,一般来说,看病一次诊金 10 欧元,还可以保证同一种病三个月之内免挂号费;去药房拿药,一律 5 欧元一次,剩余的费用由政府支付。而看中医,诊金一次要收 70 欧元,如果是初诊,诊费要 100 欧元;医生开处方,另外收 10 欧元,一帖药一般也要 10 欧元。看中医还经常配合一些体格检查,单项都要 20~30 欧元。目前德国的 7 万多家药店中,有德国药剂师执照者便可经营中药。(摘选自凤凰网中医频道)



|三、中医在澳洲|


澳大利亚政府对针灸发展情况否认统计结果显示:在澳大利亚,有百分之七十的医生会在治疗以后向患者推荐针灸理疗,一年中连续十二个月去接受针灸调理的患者,占到澳大利亚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十,几乎所有的医疗保险机构都对针灸调理治疗给予补贴。


目前,在澳大利亚,大约有二十所大学提供中医课程。其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悉尼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更是提供研究生课程。中医在澳大利亚的教育正在越来越迅速发展。



|四、中医在世界|


在西方,今天中国人认为的西医只是众多医学中的一种。另一个更大的误解就是西方人早已没有把「科学」这个词等同于「正确」及「唯一」,而今天的中国人仍把「科学」当作一个绝好的形容词,以说明自己所吹捧的理论的唯一性。


这种理解上的差异带来了目前在中国和西方两种截然不同的医学状态:传统中医在西方比在中国更容易得到继承。


这绝不是一个嘲讽。提倡中医「现代化」的中西医结合作为中国大陆中医界的主流派,不过,我的心中还是感到一点遗憾。遗憾什么呢?我觉得现代中西医结合的思路和效果暗藏了中医的灭亡。


中医作为中国传统的遗产,一代一代传承下来赐福给中国人并丰富了中国博大的文化。它融合了中国传统哲学与夏商周时期的诸种理论,另加上本地的药材、医疗用具,形成了一种比较完整的医疗体系。但不幸得是,近代中医遇到了西方科学。科学在世界文化里的全面胜利,迫使中医去迎合西医的科学观。具体的说,中医在西医面前的失败来自于「中医是否科学的争论」。为了西方唯物主义,中国中医界删除了或者改变了很多传统的概念。但是这种借用外来标准来判定自己,很像用英文的语法来判断中文是否有价值。


现在中国在临床上已经很少使用中医和中医的病名来诊断一种疾病。这有什么不对吗?西医的化验诊断要比中医的主观诊断法更为精确。然而事实并非这样简单。西医的确在肉体的层次上可以做得很精确,但问题是中医的治疗对象并不仅仅是肉体。如果用计算机作为比喻的话,西医的诊治对象是计算机的硬件;而中医的诊治对象则不仅是计算机的硬件,还包括它的软件。当「硬件」的标准来要求中医诊治一个「软件」时,不仅会出现不少误诊,同时还无法按照中医本身的理论去治疗。


我每次生病时,就来到北京一家著名的中医院门诊部,但每次医生都为我开西药。当我强调一定要吃中药时,大夫们都会觉得我很奇怪。我的这种待遇,并不是因为我是洋人,习惯吃西药。因为我的国内朋友去中医门诊看病时,医生首选药往往还是西药。


西医理论根本不承认中医理论中的气、经络、阴阳五行说等等。所以中医为了「科学化」,其治疗配方中的思维就越来越接近西医的思维模式,现在选药越来越不按传统的性味模式相配而是按西方科学的药理作用相配。


5 年前,我在一家中医院实习时,有一位患胃酸过多的老太太进来就诊。老师按照中医的望闻问切循序诊断后,告诉我们说中草药里有 7 味药能控制胃酸过多,随后他竟在一个只有 12 味药的方子中把这 7 味药全用上了!中医的思路不应该是这样的,顶多有一两味控制胃酸的要就足够了,其它的药都是用来调整她胃酸产生过多的原因。这位老师的思路显然是西医的「胃病治胃」的思路。第二个星期老太太又来了,显然这个方子没有达到疗效。这种思维模式的最后结果只会是丰富了西医而弱化了中医,于是中医伟大的传统就变成西医的一个附庸物。


虽然我是一个西方人,但出于连我都不知道的原因,我很热爱中医,希望它能丰富人类的智慧,使人不分种族、国籍,他们的身体、心灵均因中医而得到健康。中医几千年来应用了它自身独特的理论与手段治愈了无数人,它本身就是一个完整而有效的医疗体系,没有必要以外来的秤杆「纠正」中医的「不足」。


近几十年,主流的西方医学在西方已发生了一种悄悄的但却是深刻的改变。替代医学因能够解决人们的身心疾病而开始广受欢迎,中医是这几十种替代医学里发展最快的一个。西方人已经发现西医的模式很难在身心这一领域有所建树,因为西医擅长的仅仅是把人的肉体看作诊治的对象。所以当有西方学者认为 21 世纪应该是精神的世纪时,现在我们看到的中医里的「不足」与「迷信」的那部分,也许恰恰能够揭开蒙在科学和西医身上的那块帘布,从而使中医得到更客观、更圆满的对待。


在欧美的大城市基本上都有中医诊所,尤其是北美洲,往往规模较大并且不止一家;同仁堂也已经进入北美洲,在温哥华、多伦多都开设了分店,并且生意非常地好,往往都是病人主动求诊,因为西方人注重疗效。


现在西医药在外国人的眼里快走到尽头了,主要有几个问题已令世人警觉,首先是发现病症后需要大量的检查,费用高昂,开刀更是天价;其次是许多疾病一旦发生,便面临终身吃药的痛苦,有的药物还会很快产生耐药性;再次是西药作为化学合成物,会有各种未知的毒副作用。


世界文明程度的提高,仅靠单一的现代医学技术已不能应付这种复杂的新局面,医疗模式的转变和回归自然潮流的掀起,以及人们对化学药品副作用的深入认识,使国际医药市场中传统药物的用途和影响不断扩大。


主流的西方医学在西方已发生了悄然而又深刻的改变,西方人已经认识到西医疗法的不完善,并开始寻找一些其他办法,包括中医在内。替代医学因能够解决人们的身心疾病而开始广受欢迎,中医是几十种替代医学里在西方发展最快的一个。西方学者认为 21 世纪应该是精神的世纪,而西医擅长的仅仅是把人的肉体看作诊治的对象,很难在身心这一领域有所建树。


据统计,现有 60% 以上的欧洲人使用传统药品,欧洲占全世界草药市场份额的 44.5% ;而美国公众和医学界逐渐认识到中国传统医学的安全有效和通用广泛的特点,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


「美国的 38 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早已经批准针刺医疗活动,每年有 100 万以上的患者接受过针刺治疗,针刺医师达到 1 万多名,同时从事针刺的西医师约有 3000 人。 而我已经从广州中医药大学取得了博士后学位,即将去美国的一所大学担任中医相关课程的教学。」


「中医在中国在大陆可能会慢慢地逐渐走向衰弱走向消亡,反而会在国外的一些地方会慢慢地兴起。因为中国大陆的医学环境是不能够支持中医的发展的,中国中医现在的研究都是在用西医的那种理念去研究,而不是用中医的思维模式来进行研究,中医在中国没有发展的土壤。」


「你不发展,任何一件事情他很快就死了」。


据不完全统计,欧洲目前受过培训的中医药人员约有 10 万余名。其中在职的约占 60% ,中医药诊疗机构有 1 万多所,大部分以针灸为主,有 30%~40% 的诊所兼用中药及其制品;中医教学机构 300 多所,每年将向各国输送 5000 多名中医药人员。中药产品进口批发商 500 多家,即使在仅有 1500 万人口的荷兰,中医药人员也达 4000 多人,拥有 1500 多家诊所。


德国现有针灸医师 20000 多名,Kortzting 中医院预约病号要等半年之久,全部费用由保险公司报销。德国有三分之一的西药房销售中药,500 多家西医医院设有中医门诊部。


英国中医诊所现有 3000 多家,其中在伦敦就有 1000 多家。针灸医师 7000 多名,大小中药供应商 40 余家。中医药业在英国拥有的总资产约为 1 到 1.5 亿英镑,已成为在英华人除餐饮业之外最大的产业。


瑞士政府从 1999 年 3 月开始将中医、中药、针灸的费用纳入国民医疗保险之中。


比利时已把针灸纳入正规医学。


意大利不少医院设有中医门诊部,全国草药店均能见到中草药和中成药。


挪威已成立官方的中医药工作小组,加快了对中医药的发展。


目前在欧洲主要的中医药团体有「全欧洲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欧洲中药商会」和「全欧洲中医药高等教育学院联合会」等专业组织,正积极配合欧盟及各成员国政府对中医药立法和管理的工作。(来自一个外国从医者的观点)



|五、中医在中国|


中医是老祖宗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令人遗憾的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灿烂夺目的金饭碗,我们却连上面的灰尘都懒得拂去,而且很多人在嚷嚷,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东西不好,我们要扔掉。


可怜的中国人还在怀疑自己的传统医学是欺世盗名的巫术的时候,日本人已经获得了《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 210 个古方专利!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既然能将中医传承下来。我们身为炎黄子孙,即为我们身体着想,也是保卫我们的文化,我们也要保卫中医、发展中医、发扬中医。


中医药,国外视若珍宝,国人却视之如弊履,韩国抢文化,日本抢医术,中国传统节日,文化,医学都渐渐不属于中国,难怪日本韩国自认是中华文明的正统继承者,这是拿我们祖先留下东西打我们的脸。讲实话,我大中华宝物是多,但也就是多,渐渐不闻不问,都被别人偷去。从传承上讲,优胜劣汰,自己做不好,交给做得好的人,无可非议。如果日本将其发扬光大也是造福世界,现在的中国医学还在研究一本万利时,日本医学则是一心创新,这就是两国天渊之别,根源在哪?


我想,这也可以从侧面证明,为什么日本的诺贝尔获奖者要比中国的多得多!


几千年医术沉淀,无数医术前辈总结成就的中医文化,却被一些崇洋媚外的妄加诽谤,导致今天国内中医的萧条败落,加之国内草药行业逐利心有重,一定程度冲击着中医根基。现在的人一不舒服医生就打针吊水,都是图病好怎么快怎么来,符合现在中国急功近利的性格,这不,什么耐药性啊、超级细菌全来。中国人要是觉得中医没用,那么只能让外国人再来上一课。


全世界只有中医、中草,没有日医、日草,韩医、韩草之说。中医的灵魂在中国,谁也抢不走,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发现:原来房子是住的,不是用来挣钱,医生是为人解除痛苦的,也不是为了钱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