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留园新闻速递首页 · 本地新闻汇总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他养了1500只犀牛,把角割下卖钱,却只为保护它们…

新闻来源: 英伦圈 于 2018-01-12 15:54:47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7年底,一部名为《战利品》(Trophy)的纪录片悄无声息吸引了人们的眼光。


(图片来自IMDB)


该片历时4年拍摄,主线人物之一的约翰·休谟(John Hume)在南非开办的“水牛梦”牧场饲养了近1500只犀牛,而他获得保护犀牛资金的方式,竟然是贩卖犀牛角。


割掉犀牛角

让犀牛对偷猎者丧失价值


犀牛被一小队皮卡追逐着。


领头的车快速穿过草原,司机一个猛拐停了下来,一杆银色的枪管从乘客一侧的车窗中伸出来。


三头犀牛中有一头后腿中了一枪,它蹒跚着转了个方向,然后继续逃亡。之前扣动扳机的女人跳下车,点燃一支烟……


和许多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争议一样,这个场景并非全部事实。那头犀牛并不是被子弹击中的,而是一个包含麻醉剂的注射器,一旦击中就会自动注射。




开枪的女人叫米歇尔·奥托(Michelle Otto),她一边抽着烟,一边形容自己是“疯狂而疲倦的兽医”。


6分钟后,在距离她开枪半英里的地方,麻醉剂开始对犀牛起作用。米歇尔开着皮卡追上它,它像在游水一样拍打着四肢,然后跪倒在地。


随之而来的是目前非洲野生动物保护争论最激烈的议题之一。


那头犀牛的角会被电锯割下,如果操作得当,犀牛不会有痛感,因为犀牛角就像人类的指甲一样,由角质细胞构成,会再度生长。



纪录片《战利品》主线人物约翰·休谟(John Hume)。


负责发号施令的男人希望在市场上公开贩卖犀牛角,他已经有6吨的犀牛角库存,价值数千万英镑。


这个75岁的男人叫约翰·休谟(John Hume),靠经营分时度假酒店发家,是“水牛梦”牧场(Buffalo Dream Ranch)的主人。


这个牧场位于南非,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犀牛农场”,因为休谟在这里饲养了近1500只犀牛,每两年收割一次犀牛角。


他的目标是每年繁殖200头犀牛,他坚称自己的动机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保护一个物种。“我相信我有办法把犀牛从濒临灭绝中拯救出来。我相信这一点,”他说。


但许多环保人士强烈反对他的说法。



纪录片《战利品》中,“水牛梦”牧场的工作人员正在为打了麻醉剂的犀牛切割犀牛角。(以上2图来自The Playlist网站)


休谟的故事是纪录片《战利品》的主线之一。


这部由美国电影人沙乌尔·施瓦尔茨(Shaul Schwarz)和克里斯蒂娜·克鲁西亚(Christina Clusiau)制作的纪录片,展现了非洲自然保护区里狩猎、偷猎的紧张局势,捕杀大型猎物的镜头,以及背后支撑它们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产业。


休谟很喜欢《战利品》,他在自己的犀牛农场里说:“它达到了施瓦尔茨和克鲁西亚的预想——让人们思考。”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纪录片镜头里,休谟凝视着一头被偷猎的残破母犀牛尸体,几头小犀牛围着母亲的尸体痛苦地嚎叫。在“水牛梦”牧场,他已经因为偷猎者失去了32头犀牛。


他采取两方面的措施:一是割掉犀牛角,让犀牛对偷猎者而言丧失价值;二是力争改变犀牛角的国内贸易禁令,从而可以通过卖犀牛角来资助动物保护工作。


休谟每月在牧场花费500万南非兰特(约合27万英镑)的安保费用,他说,如果不能卖掉犀牛角,钱就会用光,犀牛也将得不到保护。


贸易禁令与偷猎增加

究竟有无关联?


2007年,南非有13头犀牛被偷猎;到2014年,这一数字上升到1215头。


偷猎获得的犀牛角被犯罪集团走私到远东,以越南登过为主,也有进入中国的。在亚洲,犀牛既是名贵的装饰品,也是有名的“药材”,据说同等重量的犀牛角比黄金或海洛因更值钱。


1977年以来,国际上一直禁止这种贸易,但在2009年之前,在南非境内进行犀牛角贸易是合法的。休谟声称,南非国内禁令的实施与偷猎犀牛现象的增加存在直接关联:


“禁令切断了所有将犀牛角销往越南的渠道。越南人如何应对呢?他们去了莫桑比克,跟莫桑比克的贫民做生意,偷猎我们的犀牛,这里的偷猎事件从0起飙升到每年超过1000起。”



休谟的观点是,解除禁令将减轻偷猎现象,同时释放他囤积的资产,为进一步保护犀牛提供资金。


然而,主流的环保主义者并不买账。“拯救犀牛”(Save the Rhino)组织的首席执行官凯西·迪安(Cathy Dean)说,将禁令的实施和偷猎的爆炸性增长联系起来是完全不正确的。她说:


“休谟只从一件事上得出结论,但那不完全是因果关系。如果你看看偷猎的数据,就会发现是2007年、2008年从津巴布韦开始的,早在禁令生效之前。”


此外批评人士说,重新开放南非国内的犀牛贸易,只会给国际犯罪集团提供渠道。英国象牙信托基金(Tusk Trust)的首席执行官查理·梅休(Charlie Mayhew)支持非洲各地的野生动物保护项目,他说:


“毫无疑问,所有在南非购买犀牛角的人都准备把它们运到远东,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会买。南非的边境管理漏洞百出,这些人可以把犀牛角偷运出去。”


被割下贩卖的犀牛角。


休谟一直在为解除禁令奔走,2017年4月,他如愿以偿;同年8月,他在网上举行了第一次犀牛角拍卖。


不过,卖出后的犀牛角会怎样,并不是他的责任。


他说,就像钻石、酒、香烟,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有可能落入犯罪分子手中。还有一次他说:“已经割掉的犀牛角,为什么不卖掉?你能卖给越南的犀牛角越多,就能拯救越多克鲁格国家公园里的犀牛。”


付费狩猎

残忍之余也有保护效益


《战利品》的另一条主线,是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运动猎人”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猎取非洲“五大动物”(狮子、猎豹、水牛、大象和犀牛)的逐梦之路。打猎后,他会把象牙、犀牛角、毛皮等作为战利品带回家。


对于不打猎的人来说,某些场景极度令人不适,比如格拉斯射杀大象时的镜头。对此,影片主创施瓦尔茨说:


“一开始,我试图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在杀死那样的动物时获得乐趣,后来我不再试着去理解了。我说:管他呢!也许他是心理变态,也许他疯了,都无所谓了。我关心的是,付费狩猎能否给动物保护区带来益处?”


片中被格拉斯猎杀的狮子。(图片来自时代周刊)


随着纪录片的推进,它让观众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运动狩猎,指主要来自美国的富人付费打猎,猎取一头大象付5万美元(约合3.8万英镑),一头犀牛高达35万美元。


虽然这样会杀死动物,但是若监管得当,则能起到养护栖息地的作用,所得资金也能资助反偷猎行为,支持当地民生和商业育种。


(图片来自Pinterest)


拍摄期间,来自明尼苏达州的牙医沃尔特·帕尔默(Walter Palmer)在津巴布韦杀死了名叫塞西尔(Cecil)的人气“狮王”,引起全球公愤。


这一风波使得一些猎人不敢在《战利品》中抛头露面,但格拉斯很愿意继续出镜。他在德克萨斯州的自家牧场里说: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害怕讲自己经历的人,我希望在纪录片里讲述我的故事,

展示猎人的内心。”


牙医沃尔特·帕尔默杀死“狮王”后引起公愤,但最后被判没有任何罪名成立。(图片来自BBC)


纪录片2017年9月在美国公映以来,格拉斯在社交媒体上收到过数次“相当严重的死亡威胁”。另一位电影主创克鲁西亚说:


“我原本希望格拉斯能顿悟:我做的事不对,我需要改变。但他的信念非常坚定,永远不会改变。我认为这很有趣。”


“好像我是唯一为它们而战的人”


在4年的拍摄中,施瓦尔茨得出一个结论,和付费狩猎一样,动物保护中有一种概念叫“野生动物商品化”。


这就是约翰·休谟想要在“水牛梦”牧场与他的犀牛一起做的事情。


在他们亲眼见证的16次切割犀牛角手术中,其它犀牛对于接近自己的车和人看起来都十分放松。兽医米歇尔·奥托解释说,犀牛习惯了牧场的车辆及工作人员的蓝色制服。“但你不能随意走到一头犀牛身边抚摸它,它们的本能仍然存在。”


(图片来自Geographical杂志)


休谟受指责的一点,还在于犀牛角的最终用途。


在远东地区,它因“药用价值”而受到重视,但它实际上没有疗效,可人们对疗效的“迷信”却导致一个物种濒危。梅休认为,休谟所作的事情正在“延续”这种迷信,而不仅仅是助长了非法交易,比如给癌症患者带来了虚假的希望。


在这一点上,休谟毫不让步:“这太愚蠢了。犀牛角被用于药材的比例可能还不到1%。”


拯救犀牛组织的苏茜·福尔德·伍利并不赞同这个数字。她说:“我很想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数据。尽管犀牛角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但它仍被用于医学用途。”



但休谟其实也是个情感充沛的人,在《战利品》里,他会叫犀牛“我的宝贝们”。他说:“一旦涉及到我的犀牛们,我就会变成‘环保小清新’。”


即使是批评者也肯定他的诚意。梅休说:“我毫不怀疑,休谟对这种动物充满了热情,毫无疑问,他投入了大量资金,创造了他在那里拥有的一切。”


尽管如此,休谟的计划还是招致了多方指责,其中很多都是因为缺乏了解(例如,他经常被误传为“为了犀牛角而养殖犀牛的人”,而不是“为了将犀牛从濒临灭绝中拯救出来而养殖犀牛的人”)。


这使他产生了一种好斗的反抗态度。休谟认为,在被鲜血浸透的非洲荒野中,与偷猎者的“战争”和对毒品的“战争”类似,两者都不奏效。现在是时候挑战群体思维了。他这样说道:


“我迷路了。可怜的犀牛。世界决心要把他们从地球上抹去,有时感觉好像我是唯一为它们而战的人。”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