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与加拿大鹅为伴的人

新闻来源: 这才是温哥华 于 2022-09-27 22:10:28  


我们认识吗?我想算认识的,因为我认识她,她也认识我,在街上遇到,我向她招招手,她对我点点头。然而,她姓什么,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疫情之前我们就认识。记得最早我们曾经住在同一所公寓里,她出电梯时,我给她让过路,从此就成为忘年交了。 其实,人上了年纪,大名在生活中就已经用的不多了,常常会被形象和特征所取代。你比如谈论一个大家常见的老人,常常就会说那个拄着拐杖的,身体瘦瘦的,或那个身体微胖、有点驼背的。而她的特点也太明显了,只要出门,就离不开她的助行车。 也不知是不是由于我母亲生前也有过这么一辆助行车,我才富有同情心的,反正从我见到她第一面起,我就记住她了。 她大概八十多岁了,头发都白了。开始我还试图和她用语言交流,可她说粤语,我听不懂,所以再见面,就用肢体语言了。 要说我见到她的机会还是蛮多的,因为她就住在Metrotown Shopping Mall南面的高层公寓里,而我天天外出打球,去Maywood Park或Central Park,也必经此地。 在Metrotown通勤的人都知道,Mall正对着的这个人行横道是人流最密集的,过人行横道,都是成群结队的。所以在马路当中看到她,是不容易的,可过了人行横道,到新型公寓这一侧,就明显了。一来,过了人行横道,就是天轨站口,人员分流了;二来,从便道到她住的公寓之前,有一个斜坡,她推着买来的东西,走得很慢。 按我行走的速度,每天通过这个道口,不会超过二十秒,碰到她的机会不会很多,可我走到这里,常常会放慢脚步,听听街头艺术家演奏的音乐;而她则喜欢坐在街旁彩色的“圆木”座位上,歇歇脚。 说起这里上午的艺术家,有三位,但总是轮流出场。一位是西人,坐着弹吉他,唱《Country Roads》一类的老歌,另一位好像是原住民,站着吹排箫,还有一位坐在天轨车站里,拉手风琴,常常演奏《啊朋友再见》的歌,在车站里回荡。 也别说,街头有没有音乐,还真不一样,听着悠扬的音乐在Metrotown上空回荡,心情总是格外舒畅。当有阳光,有音乐的上午,她坐在“圆木”之上,我知道她不是在听音乐,而是在晒太阳。因为我记得她上电梯,出门以后向西走,那边的凉台冬天不见阳光,夏天又有西晒,只能养花或存放杂物。 在Mall前的人行横道到她住的公寓,这条不足百米的路上,我经常遇到她。有时,离得很远,有时,离得很近;远的时候,我就朝她招招手;近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助行车上,买的是什么东西;都是牛奶、面包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 显然,她是一人在这里居住。我有几次还想问问她的家庭情况,可后来又觉得没有必要。因为选择离Mall这么近居住的老人,都是想生活方便,安享晚年。有一次,我看她和一位中年女士交谈,还以为是她的家人,后来看,又不像。 在疫情最厉害的冬天,我看她照常出来,可能是为了生计。那时,她不仅戴口罩,头上还戴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子。有一次,我看她穿的多,推车上那个坡,有点困难,便快走几步,想帮她推一下,可她却像我摆摆手,意思是说,不用。 疫情稍缓,我见到她又像往年冬天那样,手里拿着一包面包渣儿,坐在Metrotown天轨车站外、她的助行车上。我知道她在等她的一位老伙伴,一只孤零零的加拿大鹅。起初我都感到惊讶,这么大的一只鹅,是从哪儿飞来的。有时,我看到她在喂加拿大鹅,有时,看到她和加拿大鹅对视;显然,这只鹅也记住了她,记住了这个地方,定时飞到这里,来到她跟前。

她喜欢不喜欢动物,我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她是与加拿大鹅相依为伴的人。这种情况就像湖边草坪片地都有鹅毛一样,在加拿大不在少数。

我不经意地关注她,思考她,不知不觉,她就成为我的一位朋友了。见她在街上总是孑然一身,不免感到有些孤独,可天长日久,看她一如既往,便又觉得这是我的感受,不是她的感受;没准她有很多关心她的朋友,她就喜欢这种清静、独立,有政府福利保障的生活呢! 当然,人都有老的时候,尤其是人过半百,真是什么年龄,说什么话,什么年龄,过什么样的生活。像我这个年龄段的人,现在每天还有精力打球,八十上下的人,就可能像她一样,安安静静地生活了;至于她们在家怎样生活,正好我家有这么一位邻居。 尽管我的这位邻居不接触动物,也不养花,但在我眼里,她依然属于与加拿大鹅为伴的人。 她喜欢洗衣服,而且是蹲下来,用手洗。被她洗过的衣服,每天都在露台上,夹着夹子,整整齐齐地晾晒,而且晒得跟画展一样。 看来,她是一个很会安排生活,极爱干净,而且生活极有规律的人。每天看她,不是洗衣,就是凉被,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她家还有其他人。 说来凑巧,前面讲的那位推着助行车的老太,让我看到了她们在外面的一面,而眼前的这位邻居,却让我看到了她们在家里的另一面。 我的这位邻居,每天除了做家务,剩下来的时间,就是一个人坐在她家的小花园里,津津有味地吃饭,而且一吃就是一两个小时。上午,沐浴阳光一餐,下午,伴着夕阳一餐。而且,她吃饭时,还不是单吃,而是头戴耳机,看着桌上立着的写字板,日子过得优雅,自在。

看来,加拿大是老人的天堂不假,可我刚接触,而且,只看到与加拿大鹅为伴的人的这一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