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法版“逃离北上广”:一年10万人“逃”出巴黎!他们去哪了?可曾后悔?

新闻来源: 欧时大参 于 2022-09-28 2:38:13  


分手、生娃、退休、寻求高质量生活……近年来,不少人因为各种原因选择“逃离”巴黎前往外省。那么,这些人都“逃”去了哪里?收入如何?外省的生活是否就此一帆风顺?

0110万中产逃离巴黎 法新社报道,法国统经所(Insee)22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2018年,10.1万巴黎大区居民迁居至外省(包括海外省),相当于迁走了上塞纳省(92)Boulogne-Billancourt整个市的人口。统经所巴黎大区社会人口研究负责人François Dubujet指出,尽管如此,巴黎的人口仍在自然增长。 研究显示,这些大巴黎“移民”要比他们在外省的同龄人生活水平高出15%:在南特,差距高达33%,里昂27%,马赛18%,奥尔良13%。在60岁以上人群中(通常是到外省养老的退休巴黎人),收入差距达到28%。

▲CAROLINE 写的书《离开巴黎》在亚马逊上口碑不错。

统经所的报告指出,“逃离”巴黎的人的月收入中位数为2230欧元,比留在巴黎的人收入更高(2050欧元);当他们“逃”到外省后,收入降至2025欧元,但仍比当地人的收入中位数1755欧元高得多。就60岁及以上人士而言,他们的收入中位数为2300欧元,比当地同龄人收入水平高出28%;在尼斯,这一比例高出33%;在戛纳,甚至高出62%。 研究发现,在离开巴黎的人中,47%是夫妻/情侣,45%年龄在40岁以下,其中超过半数搬到城市地区。 从巴黎搬去外省后,平均住房面积从62㎡扩大至80㎡。数据显示,外省居民62%住在独栋房里,平均住房面积为86㎡。

▲很多人从巴黎搬到外省后住房面积大了许多。

此外,在从大巴黎“逃”到外省的人中,25%集中在马赛、尼斯和艾克斯(Aix-en-Provence)等11个城市。最受青睐的5个城市分别为:里昂、图卢兹、南特、波尔多和马赛。 02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回声报》(Les Echos)报道,一些巴黎人把外省生活想得过于美好,在离开巴黎后遭遇了意外困难,产生心理落差。 “当我知道老公顺利升职,要被派去马赛的时候,我开心地跳了起来!”40岁的巴黎“土著”朱莉(Julie)回忆说。绿地少、物价贵、天气差……朱莉早就对巴黎生活有所不满,尤其是2015年巴黎恐袭后,逃离巴黎的想法愈发强烈,“我不想再继续住在不能给我安全感的城市”。 然而,现实中的马赛远不像朱莉想得那样“阳光明媚,居民热情洋溢”。“有一次我问路,路人和我说‘您有巴黎口音,左拐吧’,但实际上应该往右拐!” 此外,作为时尚博主,朱莉在离开首都后失去了很多活动机会,不少合作伙伴也随之与她解约。更让住在市中心的朱莉感到郁闷的是,马赛并不比巴黎“安静惬意”多少。“噪音、脏兮兮的马路、堵车和西北风,都让我觉得离开巴黎可能是最错误的决定,现在我真的很想回去……” 38岁的卡米拉(Camilla)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卡米拉从小在巴黎郊区长大,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每天1个半到2个半小时的通勤时间越来越让她感到疲倦。直到一天,小女儿在晚上睡觉前突然说:“好可惜,每天和幼儿园老师相处的时间都比和你长。”女儿的话让卡米拉感到十分心酸,也因此打定主意要搬去外省。 借丈夫工作调动的东风,卡米拉一家终于如愿以偿地“逃离”巴黎,来到法国西部旺代省(Vendée)展开新生活。但很快问题来了:身为前公关部经理的她投出50份简历竟全部石沉大海。“在巴黎时从未遇到过找工作难的问题,这让我感到很伤自尊,甚至有点怀疑人生。”

▲就业机会外省和巴黎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必须承认的是,巴黎的工作机遇是任何其他法国城市都无可比拟的。根据法国管理人员就业协会2018年的数据,巴黎大区坐拥140万管理岗位,管理人员失业率不到5%。 幸运的是,求职无果的卡米拉利用空闲时间以插画的形式讲述自己在旺代的新生活,并因此在Instagram上收获不少粉丝,甚至接到插画订单。目前卡米拉已经成功转行成为一名职业插画师。 03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但…… 事实上,距离疫情暴发2年半后,还是有很多大巴黎地区的居民舍不得离开。当初“逃离巴黎”(exode)的印象,似乎也并不那么真实。 法国《论坛报》(La Tribune)近日报道,民调Ifop最近一项关于“大巴黎计划”(grand Paris)的调查显示,只有不到4成(37%)的受访者有移居外省的意愿,这比2018年只增加了3个点。 调查结果显示,大巴黎居民总体上能接受自己的生活环境。在接受访问的1503名大巴黎居民中,认为首先应该改善交通条件的人最多(63%),其次才是提高生活质量(57%)。

▲巴黎地铁里的人群。

Ifop的负责人勒格朗(Francois Legrand)分析,他们曾做过假设,远程办公或许能减轻交通问题的重要程度,但事实表明,通勤仍然是人们对生活地选择的主导要素。实际上,“大巴黎计划”在人们眼中首先是一个交通项目,勒格朗表示。 有意思的是,尽管大巴黎地区社会住房供需比例严重失衡(1:11),但在受访者眼里,建造更多住房只能排在第5重要的位置。让勒格朗更惊讶的是,调查人员请受访者说出他们能想到的关于“大巴黎计划”的几个词,“住房”这个词甚至没有被提到。 不仅如此,大巴黎居民的容忍度似乎特别高:近7成(69%)受访者对居住的街区或生活的地方感到“满意”;在塞纳-马恩省(Seine-et-Marne),这个比例升至77%,伊夫林省(Yvelines)76%,上塞纳省(Hauts-de-Seine)74%,小巴黎也有72%;但是在瓦兹河谷省(Val-d‘oise, 61%)和塞纳-圣德尼(Seine-Saint-Denis, 56%)满意度则相对较低。 在有搬家意愿的受访者里面,21%的人首选小巴黎,其次是上塞纳省(17%) 和马恩河谷省(Val-de-Marne, 12%)。吸引他们的最主要因素是这些地方有较多工作机会,交通比较便利,通勤时间相对更可接受。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