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留园新闻速递首页 · 本地新闻汇总 ·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安乐死的日本老年!!!

新闻来源: 苏曼日语 于 2018-02-13 15:43:05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昨日,朋友圈被《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作者记录了身体健硕的岳父在一场“未知流感”的淫威下、病情一路恶化、走到生命尽头的过程,读来让人十分难受。医护人员非一般的辛苦与无奈,几代人的积蓄也支撑不起一位老人在ICU多抢救一阵时间,全家齐上阵也无法实现周到的病床照看,对死亡的讳忌让老人没有机会说出完整的遗言,选择手术方案时唯独没有考虑到老人本人的意愿……


最让我心疼的,还是介绍人工肺手术痛苦程度的那一段,说很多患者做完手术后都会痛打亲人,咆哮为何要让他们承受这样非人的痛苦,因为实在太痛了,痛得像噩梦一样,更可怕的是,醒来之后,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文字朴实而沉重,不知触痛了多少读者。文中涉及的问题,就是步入老龄社会之后,几乎每家每户都会遇到的问题。


超高龄的日本社会

而日本,正马不停蹄地奔驰在“超高龄社会”的道路上。不仅国家财政负担巨大,老人自己压力大,家庭看护也压力山大。请别人看护,费用负担不起;自己看护,又很难保住全职的工作。


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这些问题,对于没有钱的普罗大众来说,都是跨不过去的问题。


百岁母亲专业护理,费用高达上亿?

樱井よしこ的母亲今年106岁了,90高龄时还很硬朗,能去学跳舞。但94岁时突然膜下出血,幸好送医院及时,经过了复杂的手术,保住了一命,但从此卧床不起,第二年还患上了髓膜炎,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医生建议:“自家看护难度太大,建议进入专业护理院。”


樱井家去很多家医院、护理院实地考察过,很多地方到了晚上都只有2位看护,同时照顾几十位老人,很难让人相信服务有多周到。那些让人觉得不错的护理院,费用又高得惊人。仅仅入住金一项就要数千万日元,而且每过10年就要重新缴纳一次入住金,再加上每月数十万日元的费用,最终是一个需要耗费数以亿计日元的世界。当然,樱井说:有这样的地方,也是挺好的,人生总归是自己负责的,至少有钱人可以开开心心地作出选择。


于是,樱井最终决定自家看护。幸好早在一年前,她就已经把家里装修成无障碍风格了:从门口到室内没有台阶,一楼到二楼装了电梯,厕所也改装成容得下轮椅。这一切,都是因为母亲还健康时,她曾经做过承诺:“如果妈妈生病了,我一定会照顾您的,请放心。”(お母さん、もし病気になっても私がちゃんとお世話しますから大丈夫よ。)


从那时起,樱井就在工作与看护之间两头奔忙。母亲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翻身,所以需要24小时帮她做必要的翻身,饮食也需十分注意,免得引起误咽性肺炎。但是,无论她如何努力,总有实在扛不住之处,只能调整心态,雇佣了一位专业看护在家帮忙分担,有时早出晚归忙工作也更加心安。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平成2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退休后的平均健康寿命,男性仅有6年,女性仅有9年;而“需要看护的期间”,男性平均9年,女性长达12年。这冰冷的数字让人不禁感慨:无论年轻时有过多少快乐,在人生这漫长的最后一程上,什么都会烟消云散吧。如果老后的时间,几乎都需要看护,那么日本拼命成为长寿国家,又是为了什么呢?想想就让人悲伤。(若い頃にどんなに楽しいことがあったとしても、人生の終末期にすべて吹き飛んでしまうでしょう。せっかく寿命を延ばしたというのに、長い老後のほとんどが要介護期間では、いったい日本は何のために長寿国になったのかと、悲し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す。)


她想要安乐死

看完了作为女儿的樱井的故事,再来看看作为老人的桥田寿贺子的故事。

桥田是一位编剧,她写了一篇文章,叫做《92岁的我想要安乐死的理由》。


私が安楽死を望むのには、私なりの理由があります。もうじゅうぶんに生きて、仕事はやり過ぎるほどやったし、世界中の行きたい場所へ行ったし、思い残すことは何もない。夫は三十年近く前に先立たれ、子どもはなく、親しい友人もいない。天涯孤独の身だから、長く生きて欲しいと望んでくれる人もなく、あのひとのために生きていたいと願う相手もいない。


“我想要安乐死,自有我的理由。我已经活得足够长了,工作做得过于多了;世界上想去的地方已经去过了,没什么可遗憾的。30年前,丈夫先我而去,我们没有孩子,也没有亲密的友人。天涯孤身一人,既没有人希望我活得长久,也没有人让我想为了他活得长久。”


桥田说,如果能一直不给别人添麻烦,倒也没什么不好。但毕竟已经92岁了,万一神不知鬼不觉患上老年痴呆之类的,从吃饭到上厕所,都要借别人之手,“私は嫌なのです”(我讨厌这样),这是涉及“尊严”的问题。


桥田说:在自己尚且能控制的时候选择死期,只有安乐死才做得到,因此,安乐死是一种积极的死。但是,很可惜,目前只在欧美极少数国家与地区是合法的。大多数的国家只能接受“尊严死”,也就是:在病危时,允许放弃“延命治疗”,自然等待死亡。


而且,日本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尊严死”,所以,需要患者本人明确地表示过:“我不接受延命治疗。”桥田说,什么胃瘘、呼吸机啥的,她肯定是一概不要的,但“尊严死”没法选择死期,仍然不符合她的需求。


认真思考死亡

中国人和日本人一样,都尽量避免谈论“死亡”,但桥田说,最好明确地说一下去世的当时(是否进行延命治疗)以及去世之后希望家人怎么做(葬礼办不办、怎么办之类的),不然家人可能会不知该如何选择而十分困惑。


她本人会认真思考这些问题之后,挑一天静悄悄地去瑞士(只有瑞士可以接待外国人的安乐死申请,费用是80万日元(折合5万人民币)左右)。并且她发现,身边有安乐死需求的日本老人,并不在少数。她于是想,既然这是一部分老人十分现实的需求,能不能期盼有一天,日本境内也可以使安乐死合法呢?


在她的想象里,将来的日本,也许可以派一支由医生护士、律师、社工、心理咨询师等5、6位专家组成的队伍,来严肃判断每一位老人的“安乐死”申请是否可以通过。医生从医学的角度进行诊断,心理咨询师确定老人提出申请时处于正常的心理状态,律师调查社会生活、家庭关系等,确保并非出于欠债或者保险金等其他问题而想要安乐死。


整支队伍都同意,才能通过申请。但凡有一位专家不同意,组织机构就要努力为申请者提供支援,让他更好地应对难关,继续生活下去。


桥田希望,将来的日本,可以有这样一条专门针对老年人的法律,那时候的老人,不一定要等到身患重病、饱受折磨,只要达到了足够的高龄,真心地觉得“我已经活了很久了,真的足够了”,就能有自己主动告别这个世界的权利。


苏曼小感

@煤炭 曾经讲过这么一段真实的故事:一位丧偶多年的老人,独居。每当冬夜漫漫难熬,就会和一点饺子馅和面。坐在小炉子前,烧一小锅开水,水开了,包一个饺子,咕嘟下进去,饺子熟了,捞起来慢慢吃掉,吃完再包下一个,然后下锅煮熟……最后吃完,也到了该上床睡觉的时候。


读这段文字,和读以上这三篇文章,心中的感慨和无奈莫名的,差不多。冬夜里想到这些,总不由得裹紧被子。人生路漫漫,多多保重,长长相伴。


咱们的父母一辈,有些已经到了需要看护的年龄,等完成了看护的任务,自己的身体也不得不服老了。新的一年,也要一如既往地努力地工作、攒钱,勤奋地健身,理智地买重大疾病险,关键问题上相信专业的医生。愿每一位都多多保重,长长相伴。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新闻速递首页】【本地新闻汇总】【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