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这种马路,巴黎有一条,上海有一条丨住在上海

新闻来源: 腾讯大申网 于 2018-04-15 12:02:30  


本文转自企鹅号:上海市民生活指南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民生活指南 ID:SHerLife)



在上海市中心的众多马路中,金陵东路是很特别的一条。

论江湖地位,它没有南京路、淮海路那种“老大”气质;评小资格调,又没有武康路、桃江路那么“嗲”。

但如果要比建筑风格的独特性,金陵东路绝对可以甩开其他马路三条街了。

金陵东路的骑楼,是上海唯一成规模的沿街骑楼。

马路两侧,上楼下廊。骑楼外廊有两层高,构成一道宽敞高大的“风雨长廊”,从西藏南路开始,一直延伸到外滩。

每一个熟悉金陵东路的老上海人,都对这条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称呼它为“过街楼”。

“骑楼骑楼,下雨不愁”,道出了骑楼建筑的最大特点。不管是下雨天还是大太阳,不打伞照样可以逛街。

在骑楼下面,上海人过日子的体面与优雅不会被雨水打湿。

如今的金陵东路

许多商家歇业

有几分安静

在金陵东路上走一遍,最直接的感受大概就是安静、冷清。

许多门店因为市政建设等原因关掉了。

开着的门店中,最多的是琴行,平日进店的客人寥寥无几。

门店上方“骑”着廊柱的房子里,大多数居民也搬走了。

张美英是少数仍然留在骑楼里的居民之一,今年虚岁100岁了。

1958年,她带着6个孩子从宁海东路搬到金陵东路的骑楼里,一住就是60年。

骑楼“上楼下廊”

底层开店

上面住人

在当时的上海,骑楼上方这间30平米的房子,算是非常宽敞了。

房子门牌号是金陵东路216号后门,从盛泽路的弄堂里拐进去。

房子在二楼,从窗户看出去,正上方是骑楼外廊的顶盖,正下方就是金陵路的马路了。

“外头骑楼的顶挡牢了阳光。但是天热辰光打开窗户,屋里厢老风凉呃。”

陈钧权是家里的老二,搬到这里的时候,他15岁。

“格辰光金陵路交关(特别)闹猛,每天夜里睏了床上,有轨电车‘铛铛挡’的声音老响老响呃。”

张美英家的平面图

30平米的房子

当年算是宽敞的了

家里的儿女每周轮流来照顾母亲。

每次走在熟悉的骑楼下,陈钧权总会多看几眼这些熟悉的建筑。

骑楼沿街的立面都是“三段式”风格。

下段为骑楼列柱,中段为楼层,上段为檐口或山花,每一段骑楼的风格和雕花都有所不同。

许多骑楼的外立面已经老旧得掉了漆。

不过仔细观察的话,在一些保留较好的骑楼立面上,还能见到那种巴洛克、洛可可风格的华丽艺术图案。


骑楼立面上

雕刻的图案

颇有西式风格


在建筑专家眼中,金陵东路最能体现中西交融的海派文化。

“骑楼的格局充满岭南特色,而立柱上那些雕刻的花纹有巴洛克风格,非常西式。”

“这是上海建筑中的精品。”古城镇规划保护专家阮仪三说。

这样别具一格的骑楼建筑形态,在过去大半个世纪里,守护着金陵东路繁荣兴旺的商业格局。

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八十年代末,金陵路上老店云集。

比如鹤鸣鞋帽商店、朋街女子服装商店、连长记体育用品、老紫阳观南货、中南雨具店、上海理发用具商店、永顺祥礼品店、苏州采芝斋、北京翠文斋……

一家挨着一家,客流日夜如织,一度被誉为“第二条南京路”,与南京路、淮海路齐名。

1980年

金陵东路

举办大型集市

/陆杰 摄

在骑楼下逛老店、“领市面”,形成了“老上海”一种特有的休闲方式。

“在上海,其他任何一条马路都没有像这种遮风挡雨的地方,老早的老板们都欢喜到此地开店,也留得住客人。”

茅益忠生于金陵东路的宝兴里,在那里住了整整63年。

“骑楼下的这条金陵路商业街,是阿拉上海人买东西的地方,商品齐全,价格实惠。”

“上海人买东西门槛多精啦?当年凡是能够在骑楼下头开店的,都要有真点本事。”

茅益忠从小就听家里的长辈说,解放前,金陵路上的门面房子寸土寸金,一铺难求。

“格辰光骑楼下头,盘个一开间的门面房做生意,要用三根金条。”

1980年

金陵东路上

有不少老字号

/陆杰 摄

风雨长廊之下的生活,几乎不受天气影响。

走在廊下的小姐太太们,永远不用担心脸上的妆会花、衣衫会湿。

在茅益忠心目中,这条骑楼街就像他的外婆朱丽云,风情万种,脸上写满了故事。

“我小辰光,外婆很少在屋里厢吃早饭。她要到金陵路最有名气的天香斋点心店去,买二两汤包当早饭。”

茅益忠记得,外婆对吃很讲究,对自己的打扮更是精心。

他外婆每个月都会去金陵路上一家叫“赵福记”的理发店剃头。

只要外婆拎只小包、摇曳地走在骑楼下,总有人半开玩笑地在后面说,“哦哟,迭个穿得山青水绿的老太婆又来了。”

时过境迁,金陵路骑楼后面很多老房子都空在那里了,骑楼廊下的商业也大多凋落冷清。

像茅益忠外婆那样傲娇可爱的上海女人,今天你走在金陵路的骑楼下,自然也是看不到了。

许多老上海人对骑楼有种特殊的感情。

比如今年73岁的老建筑档案专家娄承浩,就一直通过微博、媒体大力呼吁对骑楼的保护。

他出生在大光明电影院后面的老房子里,从小就经常去金陵东路。

1964年,他进入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工作。

办公室在外滩靠近广东路那里,一待就是40年。

外滩附近可逛的马路很多,但娄承浩最喜欢去的还是金陵路商业街。

走在骑楼下

不用担心

日晒雨淋

“老早金陵路有几个优点。人流量没有南京路多,但是一条街全是有特色的老店。”

“碰到落雨天,走在骑楼廊下尤其适意。”

“哪怕只是马路上兜一圈,看看骑楼外头保留下来的装饰图案也好,真的老漂亮呃。”

对于生长在老黄浦区的上海人来说,这段骑楼廊下留有许多美好回忆。

毕竟在居住面积格外紧张的年代,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有这样一片能遮阳避雨乘风凉的公共空间,太难得了。

张正祥生于1949年7月,他从小就住在骑楼后面的石库门里。

住在骑楼后面

曾经是一件

很风光的事情

家里地方小,小时候他每天都会和小伙伴到骑楼下面玩耍。

要是大人问起:“到啥地方白相?”他们就答:“到香港房子下头去白相。”

“香港是啥地方,格辰光阿拉根本没概念。但是听大人讲,香港有这种像骑楼的房子,淋不着雨的。”张正祥说。

在那个年代,住在“金陵路骑楼后面”,是一件脸上特别有光的事情。

“外头雨下得再大,侬下楼去买瓶酱油、买客生煎,基本上不用撑伞。”盛千书说。

他在金陵东路一带出生、长大,工作的地方就在离金陵路几步之遥的盛泽居委。

“阿拉小辰光,夜里最欢喜在金陵路乘风凉。”他说。

每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家家户户就拎着躺椅、席子下楼。

地上浇盆水散热,位子提前占好,讲故事、杀象棋、听邓丽君的夜生活就开始了。

骑楼这种建筑形态,在上海并非金陵东路所独有。

在南京路步行街上,也有一段赫赫有名的骑楼,在上海时装商店门口。

这里曾是南京路著名的四大百货之一——先施公司所在地。

建筑专家阮仪三说,在福州路延安中路一带,也曾有一片骑楼,后来因道路拓宽等原因拆除了。

但是,“像金陵路这样成规模的骑楼,整个上海只此一处”。

如果非要追究建筑的属性,骑楼这种风格与上海的调性的确有点不符。

骑楼是湿热的南方地区建筑的代表,与广州、海口这样的城市更契合。

而在上海,老街洋房、石库门里弄才是海派建筑的“名门正派”。

在沿街骑楼建筑的背后,藏匿着一片片石库门里弄建筑,弄堂的房子与骑楼连在一起。

骑楼背后

连着一片片

红屋顶的石库门

四五十年前,这样的好地段、好房子,基本就是楼盘广告语中所谓“出则繁华、入则宁静”的样本了。

事实上,骑楼连着里弄,这种看似别扭的混搭风格,恰好印证了这座城市“海纳百川”的气质。

走在金陵路上,你依然觉得这里是上海。

上楼下廊的广式建筑延绵在西藏路与外滩之间,没有丝毫违和感。

上海怎么会在市中心形成这样一条骑楼的呢?

研究资料显示,有种相对靠谱的说法称,骑楼是法国人建的。

1860年,当时法租界修建的第一条大马路,就是这条金陵东路。

最初这里被称作领事馆路,中文译作“公馆马路”,又称“法大马路”。

当时的法工董局于1902年制定了《公馆马路中之拱廊》办法。

里面详细规定了骑楼开间、进深、高度、柱子大小等,与金陵路的骑楼规格基本相符合。

有意思的是,在法国巴黎也有条骑楼街,叫Rue de Rivoli,是奥斯曼在19世纪中叶改造巴黎时建设的。

Rue de Rivoli

巴黎的“骑楼街”

跟金陵东路有些“神似”

这条大街同样采用拱廊的形式,人行道上的空间比例和金陵东路骑楼非常接近。

另一种说法是,100多年前,从闽广迁来许多移民,聚居于这一代,最早在这里修建起骑楼式建筑。

至于是否先有闽广移民自发建骑楼,再有《公馆马路中之拱廊》办法的出台,根据现有资料就不得而知了。

今天的金陵东路上,商业在几经调整中逐渐冷落下来。

这条曾经的“第二条南京路”,留给人们的似乎只剩一份念想了。

戴斌今年70岁了,他出生在大世界旁边的弄堂里。

从小逛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大世界和金陵路“过街楼”。

现在他还住在老房子里,几乎每天都从金陵路的骑楼廊下走过。

数十年来,他看着金陵路商业更新换代。

从繁荣的特色商业街变成厨卫一条街,又变成乐器一条街。

在调整和变迁中,一点点冷落下来。


上世纪90年代末

金陵东路

曾是装潢一条街

/楼定和 摄

每次经过广西南路与金陵东路交口的那家德兴面馆,戴斌都忍不住停两秒钟。

德兴馆那块老字号招牌和略显斑驳的骑楼立柱放在一块,总会让他回忆起,这里原先就是那家百吃不厌的天香斋点心店。

天香斋的招牌是汤包和焖肉面。

然而最让戴斌念念不忘的,是点汤包后送的那碗蛋皮汤。

“蛋皮汤端上来,香味飘得老远。这碗汤不要侬钞票,是拿黄鳝骨头调出来的,鲜得不得了。”

曾经的“第二条南京路”

如今繁华不再

显得有些寥落

天香斋的另一道招牌点心是虾仁两面黄。

“侬在金陵路老远的地方,香味道就飘到面前了。”

戴斌以前很喜欢站在骑楼廊下,看橱窗里师傅的手法。

面煮好拌好后,摆到锅子里,用小火两面烘,一点点将水分烘干。

烘到金黄为止,再把炒好的虾仁汁浇上去。

“咬到嘴巴里是脆的、酥的,但是里向有点软,老太都能咬得动。”

如今每次经过这里,戴斌难免会有几分失落。

记忆里那裹着鳝骨香的蛋皮汤,还有香脆的虾仁两面黄,是怎么也吃不到,但又怎么也抹不去了。

“现在外头的虾仁两面黄呢,弄得来一塌糊涂。”

“面放到油锅里过一过就算好了,就好像现在的金陵路骑楼街,只剩下外表和名字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