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留园新闻速递首页 · 本地新闻汇总 ·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巴黎和会上,顾维钧等中国外交家经受了怎么样的屈辱?

新闻来源: 江阴纪事 于 2018-04-19 5:02:49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电影《我的1919》中,陈道明饰演的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的演讲


导语

“中国不能失去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这句极具情感煽动力的台词广为传诵数十年,但可惜的是顾维钧没有说过这句话。顾维钧使中国翻盘占据巴黎和会上风,靠的是法理论辩,而非文学修辞,他的演说是中国外交家四年合力磨一剑的成果。


1926年10月4日,比利时古城布鲁日,圣安德鲁修道院为一位中国老人举行了更衣礼。见证仪式的有比利时天主教重要神职人员,中国驻比公使、驻法公使、驻荷兰公使的代表等,如此阵容在一般的更衣礼实属罕见。

成为天主教神父的陆徵祥

他是陆征祥,时年五十六岁,曾经的中国外交总长,现在的名字是修士彼德。不久前,陆征祥的比利时藉夫人病逝。他膝下无子,百病缠身,饱受内政纷争的折磨、弱国外交的打击,心如死灰,遂变卖家产,将夫人安葬于布鲁塞尔故里,从此了断俗缘。



袁世凯开启和会筹备工作


北京外交部从日本与德国在青岛开战那一刻起,就认识到世界大战结束后将召开和会,中国需要向国际社会发言,解决青岛问题。最终代表团出征巴黎和会,并非仓促成行,而是经历了四年的充足准备。


一战官方“战地画家”William Orpen油画作品。1919年6月28日,在凡尔赛宫镜厅,德国代表正在签署《凡尔赛和约》,在他对面是战胜国代表。画中没有中国人。当天下午3时,中国代表团把不签字的声明送到会场,没有出席签字礼。

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全权委员:陆徵祥(1871-1949,时任北京政府外交总长),王正廷(1882-1961,唯一一位来自广州军政府的代表,为向国际社会表现中国南北统一的姿态,陆徵祥坚持让王正廷名列代表团第二席位,把顾维钧移至第三),顾维钧(1888-1985,驻美公使),施肇基(1877—1958年,驻英公使),魏宸组(1885-1942年,驻比利时公使)


从左依次:顾维钧、施肇基、王宠惠


一战爆发后,袁世凯政府于1914年8月6日宣布严守中立,然而9月日本便登陆山东与德开战,很快取代德国占领青岛,中国政府屡次要求其撤军均被无视。袁世凯急召在欧洲休假的陆征祥回国,组织全国一流的外交家和国际法学者,包括曹汝霖、顾维钧等,研究怎样解决青岛问题,至袁氏倒台之前,他们召开了数十次研究会议。此外,政府还委派驻外使节与欧美日俄各国首脑及公法家联系,取各方建议和支持。


1915年1月18日,日本向袁世凯抛出“二十一条”。历来有种说法广为传播:袁世凯为了称帝,亲日卖国,迫不及待接受“二十一条”。袁世凯立即启用陆征祥为外交总长,陆征祥和曹汝霖一面与日本代表进行正面交涉,一面派人到日本寻求该国政坛元老帮助。袁世凯政府还故意散布消息,获得国内外舆论支持。


日本调动军队和舰艇,对中国威胁恫吓,下最后通牒,声称不惜一战。据曹汝霖回忆录记述,当时段祺瑞担任陆军总长,秘密备战,晚间运输彻夜不停。袁世凯劝道:“我岂愿意屈辱承认,环顾彼此国力,不得不委曲求全耳,两国力量之比较,您应该最明白。”段祺瑞只得做罢。


经过四个月的斡旋,1915年5月25日,《中日民四条约》签署(即民国四年),中国被迫接受了二十一条中的十四条,并对这十四条做了修改,拒绝了聘用日本人为政治财政军事顾问、中日合办警察署等最为严酷的七条,将中国损失减小到最低程度。王芸生的评价可谓公允:“袁世凯之果决,陆征祥之磋磨,曹汝霖、陆宗舆(时任驻日公使)之机变,蔡廷幹、顾维钧等之活动,皆前此历对外交涉所少见者。”


《民四条约》危害最大的是第一款:“中国政府允诺,日后日该国政府拟向德国政府协定之所有德国关于山东省依据条约,或其他关系,对中国政府享有一切权利、利益让与等项处分,概行承认。”


清末担任驻俄公使的陆徵祥。辛亥革命后出任民国首任外交总长

陆征祥向袁世凯惨然道:“三四年后,一辈青年不明白如今的苦衷,只说我陆征祥签了丧权辱国的条约,我们要吃他的肉。”袁氏苦笑,问道:“这事在外交上有何补救办法?”陆征祥说:“只有参战,到和会时再提出,请各国修改,不过日本能否阻挡,现在尚不可知!”袁说:“这句话如今还不可说啊!”


不久之后,袁世凯帝制失败身亡,自毁一生事功,在道德上被判了全面死刑,他的一切外交行为也从此贴上“卖国”标签。


段祺瑞参战赢得和会入场券


袁世凯死后,军事强人段祺瑞组阁掌权。1917年2月3日,美国对德绝交,邀请中立国一致行动。段祺瑞认为:“日本既已加入,我若不参加,日本对青岛势必染指掠夺”,而“将来协约国取得胜利,中国将成局外之人,而我国参加,那将迥然成另一局面。到时中国也是战胜国之一,和会上有我一席之地, 必将提高中国之国际声誉。”


一战期间,中国拉铆工在坦克兵团的中央车间工作,整个一战中国派去30万劳工,正是他们的付出才使中国成为战胜国以及获得巴黎和会的入场券

政府内部意见不一,反对者担心内乱爆发。经过反复权衡,1917年8月14日,段祺瑞政府对德奥宣战。果然,几乎在北京宣战的同时,孙中山南下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陆荣廷、唐继尧等军阀拥兵自重,中国呈南北分裂之势。段祺瑞政府内战不暇,所谓“参战”最终没能以派军队出征的方式进行,源源不断的华工在欧洲做出巨大牺牲。整个一战,中国先后派出30万华工。


唐启华在《巴黎和会与北洋外交》中写道:“过去学界多强调参战带来的内部动乱,近年来研究成果,则多肯定参战在外交上的正面作用。”表面上看,中国是因为参战才参加和会,参加和会才提出山东问题。实际上逻辑顺序是正好相反的,获得和会入场券是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重要原因。


日本意识到,中国势必在战后提出山东问题,遂抓紧进行秘密外交,寻求霸占山东的法理依据。英法希望日本向地中海派遣舰队护航,日本趁机要求英法保证,在将来的媾和会议上,支持日本获得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以及占领南洋德属诸岛;英国提出,日本应以同样精神支持英国对赤道以南德国各岛屿的领土要求,两国一拍即合,达成密约。随后,日本以类似手段,与法、俄、意签订了有关山东问题的密约。


巴黎和会英法美意四巨头,日本在1917年初就已经搞定了三个,下一步则是与中国签约,将山东特权坐实。1918年8月,日本提出中日济南至顺德铁路和高密至徐州铁路,由日本提供贷款2000万日元。中方表示合办可以,但日本应该从胶济铁路沿线撤兵,作为交换条件。9月28日,中日双方在北京签订了高徐、济顺两铁路借款预备合同,同时还秘密签署《山东问题换文》。日本军队原已深入山东腹地,擅设民政署,欺压百姓,民怨沸腾,换文规定日军撤出胶济铁路沿线,除济南留一部队,全部撤至青岛;撤废民政署;胶济铁路原为日本占据,现可由中日合办经营等。驻日公使章宗祥答复:“中国政府,对于日本政府右列之提议,欣然同意,特此奉复。”


中国实际掉入日本陷阱,《山东问题换文》表面看对中国有利,但等于承认日军可以驻扎在济南青岛,所谓中日合办胶济铁路,日本以后也可凭经济实力实现独办。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视角,大可指责段祺瑞、章宗祥等人,战争即将停火,山东问题为什么不拿到和会上算总帐,为什么与日本单独签订密约?然而在1918年9月,中国对于和会谈判的前景尚无把握,美国能给中国多少支持还不明确。没有强大后盾,中国单方面和日本硬碰硬不可能取得成果,必须和日本保持友好沟通关系。从1914年向德国挑战时,日本就声称夺取山东是“以备将来交还中国”。唐启华在外交档案中发现,直至1918年底,中国对战后和会的主要期待仍是促使日本依照多次宣言,将山东权利归还中国。


1918年11月28日,北洋政府在紫禁城太和殿前广场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纪念一战胜利。徐世昌发表一战胜利演说


联美制日 牺牲亲日外交官


1918年11月20日,驻美公使顾维钧向北京发电,告知美国方面突然明确表明:和会上必将支持中国,但中国不能同时联日,否则美国无法帮忙。美国要钳制日本在东亚扩张,不许中国脚踏两支船。


当时陆征祥正准备启程赴巴黎参加和会,计划顺路在日本和美国各做停留,以便和两方都见面沟通。他已请章宗祥安排好在日本的一系列约会,这时却接到美国的“通牒”。自威尔逊1918年初提出和平解决世界问题的“十四点原则”,美国就被中国朝野寄予厚望,顾维钧等国际法专家一年来倾力研究威尔逊提出的“民族自决”等“新外交”原则,更增谈判信心。现在美国既然表态,陆征祥倾向联美,日本作为备胎,面子上也得敷衍过去。一到日本,陆征祥就声称途中受风寒生病,取消了大多数原定的应酬和集会。


1918年12月9日,陆征祥不得不与内田外相会谈,会谈中两人到底说了什么,近一个世纪都是悬案。日本学者坚持这样一种说法:内田告知陆征祥,战后日本先从德国手中取得胶州湾,然后再归还中国,希望中国与日本保持一致,不要在和会上受到他国“挑拨”;陆征祥赞成日本意见,表示将与日本合作,中国在和会上只想修改《辛丑条约》废除庚子赔款,不提《民四条约》和山东密约;内田表示只要不提山东,日本会在《辛丑条约》的事上帮助中国。唐启华考察陆征祥保存在比利时的若干电文,基本确定,陆征祥确实语气含混地口头答应了内田,当时还没和美国人见面谈妥,他不能和日本撕破脸。到达美国之后,陆征祥才最终做出联美制日的抉择。


联美制日的决策过程是外交机密,陆征祥始终没有透露,到巴黎后他坚称和内田的会谈只是“礼节周旋”,即使顾维钧请求他托底,问他政府到底有没有和日本私下约定,陆征祥也一口咬定“未必有”。所以,当中国在巴黎和会上联手美国,突然强势抛出山东问题时,不仅日本被杀得狼狈不堪,一直负责联日的章宗祥、曹汝霖等也措手不及。随着局势发展,“亲日派”注定成为外交策略和国家利益的牺牲品。


外交大战“正面战场”中国胜出


1919年1月27日的讨论会上,日本代表牧野伸显公然要求将德国在山东各种权利交予日本,丝毫不提归还中国。威尔逊对顾维钧说,牧野如此坦白的要求令他感到惊讶和心痛,建议中国用同样坦白的话表达自己的愿望,他将尽力协助中国。


日本以为中国必无力反抗。其实中国代表团成竹在胸,顾维钧通宵准备发言稿,整理外交界1914年以来的各项研究,弹药充足。1919年1月28日,素有美男子之称的顾维钧,身着外交礼服,风度翩翩登上巴黎和会讲坛,做出中国近现代外交史上最传奇、最振奋人心的演说。百年来,人们对顾维钧的才华和机智津津乐道,其实他的发言是中国外交家四年合力磨一剑的成果。


顾维钧,哥伦比亚大学博士,专攻国际法和外交,被誉为民国第一外交家

“中国不能失去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这句极具情感煽动力的台词广为传诵数十年,但其实顾维钧没有说过这句话。身为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法学博士,顾维钧使中国翻盘占据山东问题上风,靠的是法理论辩,而非文学修辞。


在演说中,他分七个层次扫射日本,指出日本提到的“二十一条”等中日成约,是中国在武力通牒的情况下被迫签署的;即使不谈“武力胁迫原则”,这些条约也是战事引起之临时问题;即使条约有效,根据“情势变迁原则”,中国参战后,战前条约也不应再执行;中国对德宣战时已声明,中德一切约章因开战而失效,所以山东各项权利法律上早已不再属于德国,又谈何由德国交予日本;即使中德条约不失效,根据1898年中德签订的《胶澳租借条约》,德国向中国所租之地,德国永远不转租与别国,因此不能给日本。


发言环环相扣,有理有力,与会列强看到,中国已经深谙国际社会游戏规则,再不是闭关锁国的蒙昧状态。顾维钧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刚一讲完,中国代表团就鼓起掌来。威尔逊总统走过来向我表示祝贺。随后,劳合·乔治、贝尔福、蓝辛也都跑来向我祝贺……整个气氛与前一天日本代表讲话之后出现的冷场对比鲜明。”顾维钧一战成名,当即成为巴黎风云人物,被国际报刊争相报道,消息传回中国,更是举国称赞。也许法理论战过于学术,不够戏剧性,有人好心添加了“耶路撒冷”这剂调味料,逐渐被媒体渲染成了顾维钧的名言。


1919年,巴黎和会代表合影。二排右四为中国代表驻美大使顾维钧、右六为美国总统威尔逊,前排左一、左二为日本代表日本驻英大使珍田舍己、牧野伸显男爵


会后,美国鼓励中国公布中日密约,这样做固然会使日本之野心昭示天下,但也可能令北京政府陷入尴尬境地。有了顾维钧精彩发言,又有美国撑腰,中国朝野人心振奋,一向性格温和策略沉稳的陆征祥,也强势起来,放话“此事横竖不能向日本讨好,现在会中协商各国均与我极表同情,若我不能坚持,半途软化,是人方欲助我,而我自己束缚……两害取其轻,总以送去为是。”于是中国代表将山东问题书面说帖及中日各种密约送交大会。


内斗借外交之名引爆“五四”


从顾维钧发言到公布中日密约,中国取得外交大战“正面战场”的胜利。1919年2月至3月,巴黎和会主要探讨其他国际问题,日本抓紧暗地反击,挨个儿拜访几大巨头,抛出战时密约,要求英法在山东问题上公开支持日本。中国代表团在此期间也四处公关联络感情。英法表示同情中国,但受制于和日本先前的约定不便说话,中国只能寄望于美国。


4月中下旬,英法美意召开多次会议讨论山东问题,恰在此时,意大利因为没能得到一直想要的地中海港口城市费姆,愤而退出和会,日本声称将效法意大利。这一招制住了威尔逊,威尔逊一心成立国联,建立美国主导的战后国际新秩序,如果意大利日本都退出了,国联黄了一半,甚至日本可能和德国俄国另组联盟,在远东为所欲为。英法美觉得脸上过不去,把责任推卸给中国:《民四条约》是被迫,中日秘密签署的《山东问题换文》却“欣然同意”,说明是中国自愿签署,授日本以口实。


威尔逊仍然想帮助中国,一方面美国要遏制日本势力,另一方面中国失望将影响美国在华的美好形象。经过极力争取,1919年4月30日,英法美三国领袖会议做出决定,山东问题分两个层次解决:首先,德国在山东一切权益先行转交予日本;其次,日本保证撤军,并归还山东主权给中国,只继承德国在青岛的经济特权及普通权利。日本代表也在场,坚持后一条不能写进和约,而由日本代表口头承诺,英法美三国领袖作担保,不能向外界透露。空口无凭,中国代表团对此决定表示震惊失望。


英法美出于各自利益,受制于日本,没能支持中国,却拿中日密约说事,明显是找借口掩饰苦衷。国内各种势力却大作文章,抨击北京政府亲日卖国签订密约造成外交失败。广州政府要北京政府做出解释。北京内部,总统徐世昌和总理段祺瑞内斗之激烈不亚于南北大战。徐世昌身后智囊是梁启超、林长民为首的研究系,段祺瑞手下是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为首的新交通系,前者亲美,后者亲日,两个派系的斗争从内政蔓延至外交。


1919年2月至3月,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开会的同时,徐世昌派梁启超赴欧考察。梁启超在巴黎期间多次对报界演说,印发小册子,宣传山东问题及中国代表团的其他诉求,自然是一片好心。由于日本要求把归还山东主权的决定保密,三国领袖会议只对外公开了山东权益由德国转交日本的内容,梁启超立刻复制英法美的说法,指责北京政府在和会之前跟日本签署换文,一杆打向亲日派。梁启超的儿女亲家、林徽因之父林长民在国内策应,引导舆论将怒火烧向曹、章及北京政府。


拒签以安民心


林长民在《晨报》发表文章引述梁启超巴黎电文,夸大了山东问题,直接引爆“五四”运动(图左:梁启超,右:林长民)


1919年5月2日,林长民在《晨报》发表文章:“昨得梁任公先生巴黎来电……胶州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此文是五四运动的直接导火线。中国代表团还在巴黎前线奋争,后院燃起熊熊大火,尚有斡旋空间的山东问题被夸张为亡国大事。


群情激愤,学生涌上街头,将“二十一条”及之后各种中日密约相提并论,矛头直指长期负责对日谈判的曹汝霖等官员,曹宅被烧,章宗祥遭痛打,“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签和约”的口号响彻云霄。


后来的故事由于教科书宣传为人们耳熟能详:北京政府软弱无能,多次训令代表团签字,堪比宋高宗给岳飞下十二道金牌,顾维钧等有骨气的外交官抗命拒签。中国代表团是如何做出拒签决定的?北京政府究竟什么态度?过去缺乏档案,迷雾重重。


整个5月至6月,北京政府和陆征祥一直保持着密切电文沟通,商量对策。起初,两边商量的办法是仍然签字,但争取保留山东条款。中国参加巴黎和会并不只有山东一个目标,还要取消德国自《辛丑条约》以来取得的在华特权,这个目标已经实现并写入和约,包括废除德国在华领事裁判权,取消向德国支付庚子赔款,德国归还天津、汉口、广州租界,放弃在华公产等。这些条款中国当然想签字。但英法坚持要签就都签,山东条款不能例外。美国同情中国,说如果保留不成支持中国拒签。眼看国内局势失控,北京政府倾向于山东条款保留不成就拒签。


拒签,中国可能丧失德国相关成果,参战的代价白白付出,而且拒签等于退出国联,不跟英美法结盟,三国也许不会担保让日本归还山东主权了。陆征祥一筹莫展。发给外交部的电文中,他写道:“祥一九一五年签字在前,若再甘心签字,稍有肺肠当不致此……国人目前之清议可畏,历史将来之公论尤可畏……”


在中美反复争取下,英法做出妥协,6月5日,陆征祥得到三国领袖会议秘书长通知,只要中国同意严格保密,4月30日三国领袖会议的全部会议记录可以给中国一份,其中包括日本代表承诺归还山东主权给中国的内容。至此,山东问题取得重大进展,中国一直纠结的就是归还山东一事空口无凭,现在有了会议记录,等于有了白纸黑字的书面声明,只不过这份声明是中日美英法五国之间的外交机密,不能写进《凡尔赛和约》,中国得到实惠,而日本只保留了面子。陆征祥迅速给北京政府发电报,两边基本认为可以签字了。


1919年6月3日,基督教青年会学生一边游行一边演讲。五四运动开始后,学生不断游行示威,抗议巴黎和会将胶州湾交给日本

6月5日当天,上海罢市支持学生;10日由于受到天津罢市威胁,北京政府罢免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各地掀起焚烧日货大会,售卖日货的商贩戴高帽子游街……由于三国领袖会议记录属于外交机密,代表团不能向民众解释日本已承诺归还山东主权程,民众认定北京政府就是个卖国政府,签《凡尔赛和约》就是卖国行为,反对签字的电报像雪片一样飞向巴黎。此时,签与不签早已不是法理和外交问题,而是关系到国内是否会暴乱的内政问题。


代表团和北京政府多次通电分析利弊,两边都踌躇不绝。6月28日中午,距离和约签字仪式只有几个小时,代表团等不及北京政府的最后训令,做出拒签决定。电影《我的1919》以戏剧化的手段再现拒签一幕:顾维钧悲愤地连呼“我很失望,我很愤怒!”在和约上重重落下一拳拂袖而去,扔下一片闪光灯和满堂目瞪口呆的老外。实际情景并没有这么热血沸腾,下午3时,中国把不签字的声明送至会场,任何代表没有出席签字礼。下午5时,陆征祥才看到北京国务院在前一天发来的紧急电报,大意为国民异常激愤,还是要争取保留山东条款。


英法美出于各自利益,受制于日本,遂以中日签订密约为借口,将山东问题的责任推卸给中国。国内各种势力借机大作文章,将舆论怒火引向亲日派官员章宗祥(后)、曹汝霖(前)、陆宗舆(右),致使三人成为派系斗争和秘密外交的牺牲品


▎内容转自:国家人文历史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本地新闻汇总】【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社区,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尽快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