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在这个资本主义利益至上的国家,为什么罢工总是发生

新闻来源: 新浪专栏 于 2018-05-16 6:01:11  


在这个资本主义利益时常凌驾劳工权益的时代,罢工或许是劳工阶层对抗资本家、乃至于国家机器不公正的最后利器。
法国为啥总爱大罢工? 同为欧洲国家,法国人算是最爱罢工的了。
近期席卷法国全国的交通部门大罢工,已经越演越烈。给普通人的出行带来了巨大的不便。可是,普通老百姓还是支持罢工。
这是为什么呢?
‘注意明天的火车,早点出门吧!’‘你这几天上得了班(课)吗?’这些句子,大约是法国民众最近见面,最常出现的问候语。
‘罢工’议题不仅占据了媒体版面,也占据了人们的日常作息。原因是法国各种运输系统的不同工会,无论是包括高速列车TGV、省际列车TER、法兰西岛区域铁路Transilien的法国国铁SNCF,或是巴黎大众运输公司RATP,都相继宣布长期大规模罢工,服务车次减为1/3甚至1/5,使得法国各地交通进入半瘫痪状态。
法国国铁SNCF的公开声明表示,此次罢工将至少持续到6月28日,采取每5天罢工2天的新策略,并在每一轮罢工前提早宣布,以尽可能减少为民众带来的不便,与随之而来的怒火。
但大规模的罢工宣言,与全国各地延烧的罢工热潮,还是将法国社会推向动荡。
铁路大改革,引发从业人员不安
这次事件的导火线是2月15日,政府公布针对法国国铁SNCF的赤字削减方案,做出一份名为‘铁路运输未来’的报告。该研究计划主持人,也是法航前总裁Spinetta,在报告中提出43项提议,以减少法国铁路居高不下的结构性亏损。
根据该报告,法国总理Edouard Philippe订出9项改革提案,包括导入竞争机制、赤字处理、转为国家控股的有限公司,以及最具争议性的措施──让一直以来享有特殊待遇与权力的‘铁路员’身份(statutde cheminot),走入历史。
法国总理表示,人民为运输付出的成本越来越高(报告指出法国铁路营运成本是他国的130%),所获得的服务却越来越糟糕。他在记者会上说道:‘是时候要敢于推动全法国人都认为必须的改革了。’
此外他也强调,铁路系统开放竞争、转型经营与终结垄断,是欧盟整体的共识及目标,法国不应故步自封。若改革顺利推动,这将是法国国铁SNCF自1937成立以来最大的转型。
在他们眼中,政府犯了什么错?
这波大罢工触发了法国跨行业、跨要求的罢工、抗议潮,包括大学学生会、航空业、教师、护理师以及各机构公务人员。在法国总工会CGT的号召下,不同行业的劳工与学生在4月19日站上法国各城市街头,高声表达要求,向马克龙政府施压。抗议一度演变为冲突,警方出动催泪瓦斯驱散集结群众,情况在未来也很有可能持续升温。
总工会将这一波社会动员定调为‘斗争汇流’(convergencedes luttes),并估计当天就有30万人(内政部数字为近12万人)参加全法190场抗争串连。
改革派的法国劳工民主联盟CFDT,曾在1995年一场改革社会保险与退休制度而造成的全国大罢工中,公开力挺政府,造成法国工会与知识界分裂。但是20多年后的这场抗争中,他们却选择加入总工会阵线,同声谴责马克龙政府。
劳工联盟CFDT秘书长Laurent Berger在《世界报》专栏中指出,马克龙政府在铁路改革的议题上,犯了几个错误。
第一,总理在报告出炉后,随即公布改革项目,并未交由运输委员会讨论;
第二,政府透过夸大的图表与吓人的数据,将改革议题抛至公共辩论中,却未给予详细的解释;
第三,政府缺乏沟通的诚意,只单方面宣布目标与手段,拒绝提出政治、经济与社会面向的配套措施以安抚公众。他强调:‘让国铁陷入亏损的,是30几年来的营运问题,不是那些铁路员工,不要把责任往他们身上推。’
然而面对马克龙的铁路改革政策与强硬态度,法国民众普遍采取支持态度。
根据法国公共舆论研究所(Ifop)4月5、6日所进行的民调显示,尽管大罢工持续进行,62%的受访者仍希望总统贯彻国铁改革政策,不要因动员活动或罢工而妥协。跟3月底罢工前的民调数字相比,支持改革的百分比从 51%上升至62%,而反对政府改革的人数反而下滑了10%。
即使不赞同罢工要求,还是愿意接受罢工的不便?
我和法国导演朋友讨论,他表示:‘虽然大部分人不支持罢工者的要求,但我们还是尊重他们行使罢工权利的选择’,即是我们常听到的‘我不同意你,但我尊重你罢工的权利’。
是的,维持法国社会运动能量的一大重要原则,即‘罢工的权利’。
这个概念出现自1864年,1946年法兰西第四共和将其写入宪法前文第7条中,从宪法的层面保障受薪阶层用集体且完全地停止工作的方式,向雇主表达工作相关要求的权利。据德国经济研究所(IW)的调查,2016年法国出现100位劳工以上的罢工日数,就高达126天,位居全球榜首,可见法国的罢工文化,至今仍占据重要地位。
罢工在法国有如家常便饭,除了公共运输之外,私人公司、商家和公家机关都会有罢工,甚至有专门公布罢工消息的网站,以免用户扑空。平时爱发牢骚的法国人,面对罢工反倒异常冷静,虽然仍会抱怨,但都以各自的方式默默忍受。
例如在铁路罢工期间,有的人会提早出门,有的则是会在前一晚借住交通比较方便的朋友家,有的则会选择共乘上班,这也让法国共乘网站(Covoiturage、BlaBlaCar)在罢工期间内顺势成长。
另一方面,学生通常则是乐得跟着‘罢工’。我曾经为了在罢工时期上课,在冷风中等了2个多小时的地铁,结果到校后,发现不仅没几个人来,老师也因为搭不到车而宣布停课。因此之后的一周,我就和其他同学一样选择自动放假。
一位旅居法国多年的朋友Flora,跟我分享前不久她儿子学校食堂人员罢工的状况,她笑称为‘学校营养午餐之乱’。学校两天前通知家长,食堂人员因为要求市政府补聘缺额而罢工,中午没有营养午餐,大家只好急急忙忙找外援,或是早起准备餐盒。
不过家长们因为理解罢工的必要性,因此也都尽量更改作息配合。‘不管你是支持或是反对罢工原因,但在法国罢工是人之常情’,她说。
罢工,或许已是劳工阶层的最后武器
在这个资本主义利益时常凌驾劳工权益的时代,罢工或许是劳工阶层对抗资本家、乃至于国家机器不公正的最后利器。
底层的声音必须集结,声量才可能不被淹没,并用资本家最不乐见的方式──停止生产,施压雇主走上谈判桌,达成对等沟通的目的。 
回顾并对照历史,日前《世界报》再次刊登法国社会学大佬布迪厄在1995年大罢工时所做的演说。就像沙特在法国1968年5月风暴中,连结抗争群众与知识分子以对抗资本主义的角色,布迪厄亲上火线,在罢工群众前发表了一段题为‘对抗一个文明的毁灭’(Contrela destruction d’une civilisation)的演说。
他批评技术官僚(technocrates)凭借自己的文凭、知识,妄自决定人民幸福的道路与方法,即使违反人民的意愿,这就是他们所认定的民主。因此,当人民不愿受摆布而走上街头时,这些政治精英总会认为民众是多么不知感恩。
他说道:‘今日关注的,是民主和技术官僚的对抗。我们必须终结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这类的“专家暴君”,他们只会将新怪兽──“金融市场”──的决议不容置喙地强加于人民,他们不愿沟通,只想“解释”。
我们必须打破这些自由主义理论家所宣讲的历史必然性;必须建立能顾及经济等必要性的集体政治工作的新形式,好与这些专家斗争,并在必要时与之抗衡。’
现在,罢工者表示,若无法得到响应,将会延长罢工至8月。
这样一场‘罢工马拉松’是否真能成为‘斗争汇流’的社会运动,将会是一场考验法国四大公会、劳工与知识分子、公民社会与政府政策,以及罢工者与民意间权利关系的拉锯战。
结果如何犹未可知;可以确定的是,它已经开启了法国罢工策略形式,罢工马拉松,是否会推动法国进行新一轮社会改革,值得期待。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