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轻狂之子和加拿大死刑犯临终老父的等待(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家园 于 2018-05-16 8:00:20  


一个死刑犯父亲的等待

 



没有人知道Nelson Smith是一个死刑犯的父亲。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独居了7年的他,唯有一条衰老的狮子狗,在膝头陪伴了他近13年。

“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遗憾,今天以前,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我是Ronald的父亲,”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时日里,Nelson躺在长椅上,神态孤单而落寞地告诉记者,“但是,他是我的儿子,我能怎么办呢?我希望他能回家来看我一眼。”

Nelson的眼里有湿润的泪花。他抚摸着膝头年迈的狮子狗,他的手也已经瘦骨嶙峋而皱缩。今年4月,Nelson孑然一身,与世长辞。他还没来得及与Ronald相见,而在他空空荡荡的家中,还有一张放了35年的床——在Nelson离世后也早已经落满了灰尘——“这是留给我儿子的床,”Nelson在弥留之际说。



轻狂之子

Ronald从来就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生前在记者面前,Nelson第一次表现出了坦然。或许是知道自己年岁已不多了,所以才卸下了“面子”这层遮羞布。他谈到了儿子——他的眼里是悔恨、不甘、幸福与温暖的复杂交织。

“他从小就给我们惹事,我和我的妻子根本无法控制住他。”Nelson说。他年轻的时候在阿尔伯塔省当地的一所炼油厂工作,他回忆了那些年妻儿都在身旁的场景,“我在炼油厂工作的时候,Ronald的母亲就负责看护他,但是,这太难了,”Nelson摆摆手,叹了口气又重复道,“太难了……”

“我曾经追着Ronald满街跑,而这是在他还小的时候。”Nelson的双眼已近乎无神了,但回忆起那些儿子还在身边的岁月时——即便为其父再艰难——年迈的Nelson眼中还是会闪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年少轻狂的Ronald或许从不曾懂得为人父母的操劳。他刚满15岁时就开始犯事了。但所幸的是,那时犯的事都还算小,且都在阿尔伯塔省本地,出了事回家后被父母批评指摘一番,也还是会收敛一阵子的。

但或许是逃不出宿命的魔爪,要捅的篓子终究还是被捅了。24岁那年,Ronald和同伴Rodney Munro一起开车来到了美国的蒙大拿州。这两个性格乖张的男孩,因为想偷车,一直开车将一对兄弟——23岁的Harvey和20岁的Thomas——逼至了高速公路一侧的树丛中,并在两枪毙其性命后,开走了Harvey和Thomas的车。

多么愚蠢而可笑的杀人动机啊!

年少的Ronald也承认,自己另一方面也只是想体验一把开枪毙人命的感觉。

最沉重的父爱

Ronald同行的伙伴、罪犯Rodney在接到控告后,立马采取了上诉的行动,他拒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被判处了有期徒刑60年,却只在美国蒙大拿的监狱里蹲了没多久,于1998年被假释出狱了。

然而,执拗而偏执的Ronald觉得,杀人便该偿命,他不仅无条件地服从了法院对自己的判决,甚至还向法官请罪,提出了死刑的要求。



但或许是他父母的于心不忍吧——即便觉得自己的儿子罪该万死,但试问,天下有哪对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亲身骨肉服刑被毙呢?

Ronald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心意,他提出了免除死刑的诉求。在这35年中,Ronald与法庭及被害方家属僵持不下,数次上诉被驳,败诉,再上……

在这一次次无果的挣扎中,Ronald已经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就在7年前,Ronald在国境之外的蒙大拿狱中含泪为母亲祈祷,却没来得及见自己的母亲最后一面,就连出席亲人的葬礼都成了永远的奢望。

Ronald的父亲Nelson自此孤独一人,独居于位于阿尔伯塔省的小屋之中,在他的身旁,唯有一条年岁已大的狮子狗。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别无可以失去的亲人了吧,Nelson终于选择放下了杀人犯父亲的包袱,他卸下了这些年被遮羞布所裹挟的层层伪装,在离世前不久的时日里,选择走进了公众的视野。

“没错,我就是那个等待死刑的Ronald的父亲,”面对千夫所指,Nelson已感到别无畏惧,他平静地告诉记者,“我只是希望我的儿子回家来看我一眼。”

Nelson口中的儿子,今年也已经60岁了,但是在Nelson眼中,他却始终还是个孩子。Nelson在空空荡荡的家中为Ronald留了一个房间、一张床,屋内的一切都尽量按照儿子入狱前的景致摆放和装饰。在他不大的院子里,Nelson为儿子停了一辆mint 1948 Chrysler的车。“Ronald会回来开上这辆车吗?”Nelson时常自言自语道。

这个依靠氧气软管而活命的父亲只希望,能有那么一天,会看见刑满释放的儿子,回到家中和自己过一过圣诞节。



“我能过的圣诞节已经屈指可数了,我不知道在这不多的几个圣诞节里,还有没有机会等到我的儿子,”Nelson在生前面对记者时乏力地说道,“我希望,Ronald能够从排队等待死刑的行列里被划掉,我从来没有为这个儿子而感到过骄傲,但是,他是我的儿子,我只希望他能回家。”

今年的4月10日,83岁的Nelson与世长辞,他再也等不到儿子回家的那一天了,而那个为儿子预留的房间也早已经落满了灰尘。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