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日本大恶青年,另整个家族羞愧辞职、退婚、自杀

新闻来源: GO野 于 2018-06-24 0:12:38  







在日本铁桶一般的“世间法则”下,没有“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个说法,你犯了罪,你的家人也一样要遭受世人的白眼和排斥,甚至活不下去。来看一个真实的日本末路家族。起因:宫崎勤事件。






宫崎勤指认藏尸现场




1988到1989年间,日本东京都和埼玉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凶残案件,四名4到7岁的幼女被人诱拐杀害,并遭遇罪犯拍摄裸照、猥亵、奸尸、吃尸、饮血,受害人的骨灰甚至被装进纸箱寄到家门口。情节过于变态,不再细述。




一时间,日本人心惶惶,警方如坐针毡。直到1989年7月23日下午,罪犯拐走一个6岁的小学一年级女生,开车带到八王子郊外山林准备录像时,被女生父亲追寻报警,这个恶魔终于被警方逮捕。









警方从他的房里,搜出了总计5793本录像带,其中有很多恐怖作品和儿童色情漫画。这起事件,日本人称为“东京埼玉连环幼女诱拐杀人事件”,是迄今为止日本最残忍的10大罪案之一。




罪犯叫宫崎勤(日语原文“宮﨑”),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文弱安静的26岁青年。









宫崎勤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他的家庭很富有,曾祖父、祖父都是村和町的议员,父亲则经营一家杂志,是当地的名门大族。东京都五日市町的豪宅占地1000平米,依山傍水景色优美。




宫崎勤从小体弱多病,患有“先天性挠骨尺骨不全症”,双手无法高举,望孙成龙的祖父为他起了个带“力”的名字:勤。




手上有残疾,学习成绩却优异,宫崎勤在学校里被同学起了个外号叫“怪兽博士”加以嘲笑,导致他养成了内向孤僻的性格,从不和其他同学一起玩,最大的兴趣爱好是自己呆在屋子里看漫画电视和收集录像带。














成年后,宫崎勤没有出外工作,而是自己录制剪辑电视节目,并用自家的印刷厂出版动漫同人志。1988年,溺爱宫崎勤的祖父去世后,宫崎勤心态大变,走上了残忍的拐骗杀害幼女之路。




一般而言,日本的死刑很难执行,但也要看情况。




宫崎勤的案件残忍变态之极,人神共愤,医生的精神鉴定认为他具备刑事责任能力,于是,东京高等法院宣判宫崎勤死刑,并于2008年6月17日,在东京监狱执行了绞首死刑。









但是,宫崎勤死前,他已经让整个家族走上了末路。宫崎勤的恶行在媒体上曝光后,他的家人羞愧不已,不敢外出,父亲甚至拒绝为他聘请私人律师。就算这样,舆论和受害者家属仍然不饶他的家人,他们家每天都收到成摞的信件,辱骂他们,让他们一家“一起去死。”






日本的诱拐监禁儿童犯罪高居不下









日本古代有“村八分”的严厉习俗,对于一个“人间失格”(丧失做人的资格)的家伙,一村人在交往和互助的“十分”里(出生、成人、结婚、建房、出行、生病、法事等等)。




对这人的家庭只有两分可用:一是他家失火了,一是他死时的葬礼。今天的日本社会,其实仍然是个“大村”。宫崎勤的家族,一下成了日本最憎恨的家族,受到世人无尽的鄙视、排斥和孤立。




宫崎勤有两个姐姐,长姐被公司辞退,结婚前自己主动解除了婚约,终身不嫁;二姐被迫从就读的护理学校退学;父亲有两个弟弟(宫崎勤的叔叔),一个弟弟解散了公司,一个弟弟被迫与妻子离婚,好让他的孩子不再背负这个姓;母亲的哥哥(宫崎勤的舅舅)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警察,一个是高校老师,都迫于舆论压力辞职。






宫崎勤家的房子所在地,现在一片荒芜




1994年,宫崎勤被捕四年后,他的父亲实在没脸再苟活,独自步行到东京都青梅市多摩川的一座桥上,跳水自杀。剩下的家人从豪宅搬走了,但这房子无人购买,最后被平掉当做停车场。




2008年6月17日宫崎勤被处决那天,只有他母亲一人默默前来,执行后,她放弃为儿子收尸。




日本社会对犯罪者及其家属的处理文化,乃至媒体以及公众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一直为人诟病,但现实上悲剧又不断重复发生,而且似乎已呈现出一种日本独有向犯罪者家属问责的文化观。




其实日本的流行文化也一直对以上的问题有所反省,电影及小说均有深入的思考讨论。《跳跃大搜查线》的著名编剧君冢良一,在撰写超畅销的人气日剧之余,同时也是一位极其严肃的导演。他在自编自导的电影《谁来守护我》中,正好是以日本警方的“保护罪犯家属”计划作为背景加以建构故事。















电影提及船村家的长子因为成了一宗凶杀案的嫌疑犯,于是警方在查证办案之余,也启动了“保护罪犯家属”计划的程序,另派探员去保护嫌疑犯的家属,希望免除他们受到来自媒体的二次伤害。




电影的主角便是派来保护嫌疑犯家属的刑警胜浦,以及嫌疑犯妹妹沙织,后者一直不明前者的好意,直至领略到陌生人及媒体的恶意后,才认识到不知名的大众对道德审判的嗜血执迷,逐渐才了解及认清日本社会的冷酷无情一面,同时也开始接受胜浦刑警的协助。




回到小说的范畴,细心的读者其实不难察觉,日本的超畅销小说家东野圭吾对犯罪者家属的心理刻画,一向都有莫大的热情及探索意味。在加贺恭一郎系列中,更一再反复处理大同小异的处境。




在《红色手指》中,前原昭夫为了掩饰独生子直巳杀害小女孩的命案,费尽心思去隐瞒真相,甚至把罪名企图推诿至扮作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的母亲政惠头上去。小说处理的虽然是媒体介入前的时空,但从中已清楚反映出孩子杀人,父母承责的沉重压力,于是才诱使昭夫作出埋没良心的举动。












我认为以上现象有趣的地方,并非在于大家对责任判定的看法及见解,而是面对以上的情况,究竟采取什么态度去面对才是关键焦点。




成为媒体背段推波助澜的帮凶?还是沉默一方隔岸观火?又或是同情怜悯犯罪者家属?甚至进一步挺身而出去为他们提供协助?那大抵才恰好反映出你你我我的阴影部分,眼前的一切不过属大家作为共犯的阴影投射罢了。




我一直说的一句话就是,日本这个国家,最了解人性,但也最没有人性。他们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状态,今天你得势,你是大爷,所有人对你恭恭敬敬,可只要等我位高权重,或者站上某处的高地,我就会弄死你。




咱们国家自古以来的教导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而日本不是,他们是:穷则卑躬屈膝,达则耀武扬威。别说位高权重了,踩在一个道德制高点,我都要你一家的命,哪怕你跟我无冤无仇。




一人犯罪,可能有很多因素,包括上面说的宫崎勤,从小被人嘲笑戏弄,疼爱自己的亲人离去,这都是诱发他变成恶魔的原因。。但这一切,跟他的家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咱们话也说回来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其他家庭身上,他们一家估计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把其他家庭搞垮。。。这就是他们的兽性。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1 条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