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加拿大华人家长眼中的多伦多性教育:让孩子懂得尊重不同人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 2018-07-11 12:28:02  


六月是多伦多中小学的自豪月,儿子所在学校的黑板报上,贴满了孩子们的各种自豪言论,我不禁联想起近年来掀起轩然大波的安省性教育大纲,这份饱含了众多教育者心血的新版大纲,是刚上台的福特省长誓言要取缔的目标,也是绝大多数华人选民支持保守党的首要理由。


孩子小学的自豪月板报

前几年住在小镇上的时候,一位华人妈妈邀请我去参加反对性教育大纲的活动,被我婉言谢绝。“我的儿子反正已经成年了,但你的儿子还小,这个事情对你们很重要!”为了避免冲突,我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但我其实想说的是:“性教育确实对孩子很重要,所以我支持新版的性教育大纲。”小镇上的氛围相对保守,搬到多伦多之后,我们的视野焕然一新。

多伦多的性教育其实从幼儿园就开始了,我的儿子上过两所幼儿园,墙上都贴着关于同性恋的宣传画,由于加拿大的幼儿园是从零岁开始,很多小宝还没满月就被送进了幼儿园,因此可以说,多伦多的性教育也就是从零岁开始。

在将近三年的幼儿园教育中,我还注意到,老师提到性器官都是直接使用医学术语,而不会使用“小鸡鸡”或“私处”之类的暧昧词汇,这种客观的解说,据说获得了学术界的一致支持,因为可以帮助孩子坦然面对身体结构,培养他们的自信,让他们知道,谈论身体并非可耻之事,而且一旦遇到性骚扰,他们也可以清晰地描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点让我想起了不久前轰动一时的高岩事件。作为一个已成年的大学生,高岩遭受了性侵,但究竟是什么程度的性侵,连她的家人和好友也不知道,因为当年的高岩不知道该怎怎样描述事情的经过,据好友李悠悠回忆,高岩告诉李悠悠,“沈老师脱光了她的衣服,对她做了她从未做过的事儿……他侵犯了我。……‘因为爱’对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

什么叫“从未做过的事儿”?什么叫“侵犯了我”?什么是“不喜欢做的事”?显然,出于羞耻之心,高岩无法从容描述兽师的行径,结果当年在北大处理该事件时,也就没有按照性侵来定性,然而高岩的尸检却证明她已不是处女,结果兽师非但没有受到惩罚,高岩家人还要忍受进一步的屈辱,因为按照现有证据,警方认为无法证明跟她发生关系的是兽师,也可能是其他人。

事实上,根据西方的定义,只要是有不自愿的身体接触,哪怕是隔着衣服,都属于性侵。在美国,The 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认定性侵包括“性接触和抚摸(includes sexual touching and fondling)”。The National Center for Victims of Crime(国家犯罪受害者中心)认为,“通常情况下,当某人未经同意,以带有性意味的方式接触另一人的任何身体部分,都构成性侵,即便是隔着衣服(Usually a sexual assault occurs when someone touches any part of another persons body in a sexual way, even through clothes, without that persons consent)。”

按照这样的标准,在高岩事件中,性侵早已成立。如果当事人懂得保存证据的话,正义是很容易得到伸张的,然而因为耻于言性,高岩只能含糊其辞地描述该事件,导致她自己不但付出了生命,好友和家人也缺乏指证兽师的有效证据。在高岩事件中,罪魁祸首只能受到谴责,却无法受到惩罚,他本人甚至有恃无恐地质问,“请问这种定性靠什么:哪个正式决定上有这个结论?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由于缺乏坦率、科学的性教育,一个年轻的大学女生就这样无辜地死去,而且无法平反昭雪,这个例子还不能说明性教育大纲的重要性吗?

回过头来,再谈孩子学校的自豪月黑板报,我仔细阅读了孩子们的言论,从中可以观察到他们对同性恋关系的理解。


板报上孩子的留言

小朋友们在板报中绘制了各种图画,包括彩虹、心形,等等,他们还用文字表达了自己对同性恋及其他男女关系的理解,其内容包括:




1.我有彩虹贴纸,想跟同学们分享;


2.男孩可以跟男孩结婚,女孩可以跟女孩结婚;

3.人们年纪渐长不一定要结婚,这也是可以的,我会跟狗一起生活;

4.彩虹旗是为了庆祝爱;

5.我们家里有彩虹旗;

6.我的朋友M有两个妈妈;

7.我妈妈说,我想跟谁结婚都没问题;

8.如果你是男孩,你可以变成女孩,如果你是女孩,你可以变成男孩,这没什么。

9.我有一个妈妈和一个爸爸;我的朋友L和E有两个妈妈;J和E有两个爸爸。


这些言论可以说是涵盖了人类关系的大多数范畴,包括但不仅限于同性恋的概念。我们所在的社区非常多样化,根据板报就可以看出,在儿子的学校,不止一位同学拥有双爸或双妈。学校的老师也一样背景多样,儿子前两年的老师是一位男同性恋,他和伴侣收养了两个孩子;最近儿子换了新班级,老师是一位女同性恋。

作为家长,我从未担心过孩子的性取向,就像板报上的那句话,孩子“想跟谁结婚都没问题”,如果儿子是同性恋,我一定会乐于加入同性恋家长联盟,跟孩子们一起参加自豪游行。我也跟儿子私下里讨论过这些问题,问他想做男孩还是女孩,他回答说要做男孩,问他为什么要做男孩,他说没有特殊理由,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男孩。“做女孩不好吗?”他看着我,哈哈一笑。

孩子有自己的主见,性教育并不会让一个小孩改变性取向。性教育尤其是同性恋教育,侧重点是教小朋友尊重不同取向的人,而不是劝诱孩子去变性。教育局虽然解释再三,但华裔家长似乎充耳不闻。新版性教育大纲之所以遭到华裔家长的抵制,理由之一就是提到同性恋是正常关系,根据华人网站上的民调,有高达71.3%的华裔反对“学校里讲授同性恋是正常关系”。加拿大拥有人权法案,而且是一个认可同性婚姻的国家,难道应该在学校里教育同性恋是不正常关系?


华人网站的反同性恋民调结果

归根结底,华裔家长自身对同性恋者心怀歧视,而且无法接受不歧视的教育,讲授同性恋是正常现象,这一点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和理解范畴。他们自称反对行教育大纲是家长权利,但其实要求的是歧视他人的权利。

华裔家长虽然对性教育大纲深恶痛绝,但其他族裔的看法却未必如此,性教育大纲出台时,民调是49%支持,34%反对,其余无所谓。在具有左派传统的多伦多市区,性教育大纲是广受欢迎的。面对性教育大纲即将被废除的前景,FB上有很多家长和教育者发表了反对的意见。

有的家长说,“我觉得大纲是有效的。我的女儿们通过它学到了东西,我注意到,在每个发展阶段,课程内容对她们的自我认知和对同学的认知都是有益的( I think the curriculum is effective. My daughters are progressing through it and I see the content having a positive impact on their perception of themselves and their school mates through every stage of development)。”另一个人说,“我是个老师,当前的大纲正是学生们需要的。走回头路真是可怕( I am a teacher and the current curriculum is exactly what students need. It would be awful to go backwards)。”



福特上台,安省的性教育大纲面临被废除的厄运,事情固然不幸,但其实也不用担心,因为人类的发展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时难免会走倒退的路,像川普总统、福特省长这样的人就算在位几年,甚至获得连任,也没什么,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须臾一瞬。

只要我们保持良好的心态,坚持按照自己的多元见解教育孩子,孩子们长大后,必会成为怀有同情心和理解力的人,而我们这些家长,将来回顾自己的一生,也一定会为自己没有成为阻拦历史进程的人而感到欣慰。

本文系加拿大和美国必读读者投稿,作者冷不华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