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夏目漱石的妻子真的是“鬼嫁”“恶妻”吗?

新闻来源: 沙也加 于 2018-07-12 0:05:00  



每一位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位为之默默付出的女人,这张千円大钞上的大叔也不例外,但他的妻子被日本人称为“鬼嫁”、“日本五大恶妻”之一。


日语中“鬼嫁”是冷酷无情,凶恶的妻子的意思。


这张票子上的大叔正是日本有名的作家——夏目漱石原名夏目金之助,他的“鬼嫁”之妻名叫——夏目镜子,原名中根镜子。


今天,我们不谈文学,悄悄推开夏目家的木门,去窥探一段明治时期关于婚姻和爱情的平凡故事。



1


娶你之初,你是心头的白月光,娶你之后,你是墙上那一抹蚊子血。


中根镜子和夏目漱石的相识来自一次相亲。

第一次见面,夏目漱石诙谐幽默,镜子冲着漱石咧嘴大笑。


传统女性讲究“笑不露齿”,而镜子,毫不忌讳的露出一口极难看的牙齿,不仅不整齐,还黄黄的,显得有些邋遢。


漱石看了那一嘴丑牙非但不嫌弃,还顿时对镜子特别中意:一嘴丑牙也不懂得藏着点,这女孩真诚实!一点不装,太赞了!这就是我要娶的女人啊!


爱情这个东西好似“迷魂丹”让人难以理智,漱石将镜子娶回家之后,他后悔了。



镜子的父亲中根重一是贵族院的书记官长,佣人、伙计几十号人,中根一家住着两幢楼,而且都装有电灯以及在明治时代还很少见的电话。

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镜子,习惯了睡懒觉,怎么做好一个妻子的本职工作,她一窍不通。


漱石当时是中学英文教师,每天要早早起来去学校教课。

妻子起不了床,没人做早饭,漱石只好饿着肚子出门。


当漱石终于忍不住,呵斥镜子“你做事真是一点效率都没有!”的时候,镜子也不甘示弱,反驳说:“比起忍着睡意干活,你让我多睡会,心情好点干活效率不是要高好几倍?”。

这让漱石无话可说。



漱石和镜子的矛盾终于在新婚的第一年激化了。


过年的时候,女佣们、送外卖的都回家过年了,可家里来了一大群客人,都是漱石学校里的同事或学生。


镜子一个人硬着头皮做饭,从下午一直忙到深夜12点,可是还有客人连饭都没吃上。


漱石大感丢脸,发了脾气,从此不在家里过年,一到年末就出门去旅游,免得有客人上门过年都吃不上饭,很是丢人。



还有一次夏目漱石的朋友来家里做客,此时的镜子正怀有身孕,挺着大肚子,漱石看了一眼镜子对朋友说;“女人啊,除了会生孩子什么都不会。”

朋友听了这话感到有些过分便说;“那你也有责任啊”。


此时的漱石已对镜子嫌弃不已。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会给夏目漱石贴上“渣男”的标签,但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是男尊女卑的,镜子这样的女人在当时就是不淑的,是“恶妻”。


掀开历史的隔板,那个说出“今晚月色真美啊”的漱石,在当时充其量只是个“直男癌”晚期。


2


“一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

——波伏娃《第二性》


夏目漱石在英国留学时,镜子鲜有去信,也不主动去问漱石的状况如何。

而她越是这么做,夏目漱石心中也就越觉得她作为妻子不关心自己,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


终于忍无可忍,寂寞难耐,给妻子去了这样一封信:


“你在信里提及忘给我回信的事,总推说诸事繁忙云云。‘诸事繁忙’这种借口,我是不会接受的。”
“离乡半年,已生厌倦。然而,却并不愿回去。

期间你只来了两封信……你总不回信,虽不教我担心,却使我寂寞……时日渐去,我开始惦记家乡的种种。

像我这样不近人情的人,近来也开始频频牵挂于你。真少见啊,是不是该表扬我一下呢。”


收到信的镜子会心一笑,很快回了信:


“你在信里说你不愿回来、说你颇感寂寞、说你牵挂于我,这些都让我吃惊。我也一直牵挂着你,自信爱得并不比你少……

这种事如果只是单方面的话就毫无意义,我这样想着,才一直没有奉告你。

你说你也想我,这真是再快乐没有的事了。而我的心意,现在也传达给你了呢。”



就是这两个性格耿直的人,猝不及防给大家塞了一嘴的“狗粮”。


不尽如人意的留学生活和童年生活的不幸,使夏目漱石患上了神经衰弱。

他变得急躁、暴力、焦虑不安、疑神疑鬼。


他犯起病来就认为自己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娶了镜子这样的老婆,便威胁镜子说:“你离不离?就算你不答应离婚,我一样可以撵你出去。”


镜子便毫不客气的回答道:“夏目你给我听好了!我有一双腿,长在我自己身上,就算你撵我走,我也一样会自己走回来。”


不仅如此,漱石还对镜子家暴,日剧《夏目漱石之妻》里漱石因为一只鸟死了对镜子大打出手。


很多朋友都劝镜子和他离婚,但镜子就是不离。

因为镜子知道,那是漱石在发病。

家里的女佣都被他发病时赶出了家门,都走了,谁照顾他呢?

他是一个连家里的钱放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的人。


镜子骨子里心疼漱石,但嘴巴却很硬。

她不会说“我心疼你啊”,只会说:“夏目你少啰嗦!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蛮横耿直的话语里,带着那个时代大背景下女子的隐忍,和镜子对漱石的爱。



然而不发病的漱石是个性情温和安静、幽默诙谐的人。


他对镜子彬彬有礼,拿了稿费回家,会客客气气地请示镜子:“请问,这笔钱可以留着给我自己使用吗?”

镜子则瞪漱石一眼,二话不说就将钱抢了过去,转身就给女儿定做了一件漂亮的礼装和服。

看得漱石直摇头,哭笑不得。


后来,夏目漱石以自家黑猫的视角写了一本书叫《我是猫》,名声大噪,经常有文学女青年登门拜访。


有女文青向漱石老师请教文学,又提出希望跟漱石老师两个人去散步。

还有一位女文青经常跟漱石谈起自己的身世,诉说自己的人生如何不幸,然后跟漱石说:“很想死,很想自杀。”


“傻直男”漱石对这位女文青十分同情,回家之后唉声叹气地说:“可怜呀,怎么得了?连自杀的心都有了呢!”

镜子听了,恶声恶气地说:“哪有天天到处做广告,说‘要去死、要去死’的人?还一天到晚跟人商量,说要自杀。那么想死,就只管赶紧死掉好了!”

后来,一本八卦杂志揭露了这名女文青如何借自杀之名,接近文坛大家对其行骗的真相。

“你看看!”镜子当即拿给夏目看,“就说了是个骗子吧!”漱石满脸厌恶,一声不吭。


今天的夏目漱石的能有如此成就,和妻子是分不开的。



3


罗曼蒂克的消亡,露出真实生活的荒原


那个夫权至上的年代,女性渺小得如蝼蚁。

以夫为天的关系中,地位的不平等导致浪漫的消亡似乎是顺理成章。

镜子和漱石的结合绝对是因为爱情,在他们磕磕绊绊的婚姻中也会浮现爱情的影子。


夏目漱石在寺庙修养时病情忽然加重。

镜子收到电报后赶去,漱石看到镜子,动动嘴唇,艰难的发出声来,却是一句:我......没事。

还诗兴大发地做起了俳句:“蚊帐帐勾,偶尔摇动,乃今朝之秋。”



而在他胃溃疡复发,大吐血之后,醒来的第一件事,是问:“内人呢?”

目光四处寻找妻子,艰难的转过头来,却是低声对她说:“我......没事,别......担心。”


榻榻米前,镜子半跪着,紧紧攥着夏目的手,夏目凑到妻子耳边,终究没有说出那一个“爱”字,仅一句“我没事”,就足以让镜子泪水夺眶而出,而她也从这一句话中读懂了夏目含蓄中表达的澎湃的爱。


原来,浪漫消亡了,爱还在那里。


只是夏目漱石和镜子之间的爱,用的是那典型的“不说人话”式的表达。

但一语倾心怎比的了与君相知?

亚文化背景下,这样的爱的表达更让人倾心。


生活的磕绊将罗曼蒂克打磨,剩下的便是爱情的种子,种在两个人的心里,开出花朵。



夏目漱石的孙女回忆道,自己的奶奶在晚年常常会对儿孙们说:

“我一生遇到了那么多男人,最爱的果然还是夏目金之助。”


有你,月亮才美。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