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国会通过国防授权法,针对华人不利条款胎死腹中的背后

新闻来源: 溪边愚人 于 2018-08-09 21:31:18  


2017年12月12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签署2018财年的NDAA。(资料图片来自:白宫网站)


不久前,国会通过了2019财年的国防授权法(NDAA)。周二白宫宣布,特朗普总统将于下周一签字,使其正式成为法律。


最初众议院版本中有一条款彻底剥夺了所有与中国有生意或专业联系的人员享受国防部资助的资格。在“80-20教育基金组织”(80-20 Educational Foundation, Inc.)的不懈努力下,才得以在最终版本中去除了上面所言的惩罚性文字。


国防授权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 是国会有关国防部年度预算的法律。NDAA每年都必须通过一次,计划下一年的国防预算。


今年国会通过的2019年NDAA(5515号法案,H.R.5515),是以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名字命名的。这是他的同事们对他为积极控制五角大楼武器计划及官僚主义所做努力的肯定。相信也是希望给病中的麦凯恩一点心理慰籍。麦凯恩对此深表感激,并非常高兴今年是40多年中最早通过NDAA的。去年的NDAA是在年底才过关。


2019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有如下特点


(1)大幅增加军费:2018年的NDAA预算达到6,771亿美元,比2011年通过的预算超出了460亿。这次2019年的NDAA则为7160亿美元。


(2)诸多涉华条款:和当前美国朝野的“中国威胁论”相呼应,把矛头明确指向中国。将外交,经济,情报,执法和军事要素都纳入努力范围,包括但不限于(a)禁止五角大楼为孔子学院提供任何资助,(b)敦促与台湾和印度建立更密切的防卫合作关系,(c)将中国排除在两年一度的美国领导的太平洋沿岸(RIMPAC)军事演习之外。


(3)在众议院版里有专门针对在美华人的条款:


众议院5月24日通过的5515号法案中,第1283条“证明并授权终止资助与外国人才项目有关的学术研究”,有如下内容:


“任何曾经或正在参与分项(d)中提及国家的人才或专家招聘计划的个人,都不能享受这类资金”。


而分项(d)的内容是:中国、北朝鲜、俄罗斯、伊朗。


避免枯燥的法律语言,与中国人有关的部分,用大白话来说就是:


任何专业人士,只要他曾经去中国大陆、香港或澳门做过访问学者或任何形式的学术交流,就无缘申请任何有国防部资助的项目经费或合约,当然也无权参与任何获得国防部资助的项目。与中国大陆、香港或澳门有生意来往的也同样对待。


据80-20组织估计,该条款将给数以万计的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尤其是一些大学教授和私营企业的专业人士,带来不利影响。80-20教育基金会创始人、现任主席吴仙标先生,决定在5515号法案正式成为法律之前,将第1283条扼杀于摇篮中。


美国国会立法的方式与步骤


要使一个法案成为法律,必须获得众议院、参议院的批准,然后经总统签字。


一般一个新的法案,可以由参议院提出,也可以由众议院提出,但凡是涉及税收或授权联邦资金支出的法案(法律)必须由众议院提出议案。


当一个法案在众议院通过后,众议院的版本就被送往参议院。参议院可以有三种选择:(1)拒绝通过。(2)通过众议院的版本。(3)在众议院的版本上做修改,产生一个参议院的版本。


如果是(1)或(3),则该法案或者搁浅,胎死腹中,或者两院继续协商。协商的过程是由一个临时成立的参众协商委员会(conference committee)来协调、整合,产生一个两院都能接受的版本。委员会的成员必须同时包括两院议员,而为了使协商过程更有效,往往也是同时包括两党人士。


一旦参众两院通过了同一版本的法案,包括上面(2)的情形,这个版本就送给总统签字。签字后,就正式成为法律了。


总统也可以否决。这时候,参众两院都必须分别以2/3的票通过才能压倒总统的否决。在两院都以2/3票通过后,或者总统签字成为法律,或者总统选择不签字,10日后法案自动生效,成为法律。


80-20通过努力去除法案中针对美国华人的条款



80-20发现5515号法案的问题时,众议院已经通过,于是80-20全力在参议院做努力。


经过研究,80-20的吴仙标先生发现5515号法案的这一针对华人的条款有一个重大问题——违宪。


美国宪法第1章第9款第3条特别禁止:一个新法案生效后,它只能应用于以后发生的事件,不能用这个新法律去追究以前的事件。而5515号法案第1283条不允许享受国防部资助的条件中,包括了以前曾经发生的任何与中国大陆、香港或澳门之间的学术交流等,明显是违宪了。


吴先生立即联系了他认识的国会内的政治领袖,向他们指出5515号法案第1283条的违宪性质,同时也为去除整个第1283条款据理力争。幸运的是,吴先生找到了同情的耳朵。6月18日,参议院通过的版本中去除了第1283条。


然而,在参众两院两个版本的整合过程中又遇到了新的阻力。充分利用自己的人脉,曾任特拉华州副州长的吴先生,在此关键时刻,再次得到了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Tom Carper的鼎力相助。Carper请参众协商委员会里的两位民主党参议员密切关注,力求把众议院的第1283条排除在最终版本之外。


最后,作为妥协,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与德州的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提出用修正条款第1268条取代第1283条。而第1268条的内容对华人不那么敌对:“支持对国家安全学术研究人员的保护,使其免受不当影响和其他安全威胁。”


再来翻译一下,用大白话说第1268条,就是对科研人员要提倡保护和支持,帮助他们避免不当影响。而这里的不当影响就是指不要与境外机构或个人有不恰当的合作。


显而易见,最后折中版中第1268条的语言口气与当初众议院版本的第1283条完全不同了,内容上更是千差万别。整体来看,折中版不仅去除了违宪的语言,去除了4个国家这样特定的、极其负面的针对性歧视,而且还要求国防部在实施该政策时,先咨询学术界意见。就是说,在取消“违规者”享受国防部资助资格之前,必须先由学术界来鉴定其行为是否真的不当了。这是一个极大的胜利!


出现歧视美国华人的条文不是偶然事件


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今年2月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图片来自参议员马可·卢比奥网站。)


今年2月,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个听证会上宣布:


我们试图做的事情之一是将中国威胁看成不只是整个中国政府的威胁,更是他们整个华人社会对我们的威胁,我认为我们必须在整个社会层面做出应对。


自此之后,在美华人所处的环境一日比一日恶劣,政府、大学及科研机构中明里暗里针对华人的各种政策、动作层出不穷,这个法案中的第1283条款只是众多例子之一。


Politico报道特朗普总统本周二与13位CEO及个别白宫高级官员共进晚餐,倾听意见和建议。(图片来自:Politico网站)


也许最新的例子发生在本周二(8月7日),特朗普总统在一个与13位CEO及个别白宫高级官员的“倾听晚宴”上,忘记了“倾听”而自己大放厥词,对中国“一带一路”策略表示不满,并说“几乎所有来自某国的学生都是间谍。” 而这个某国,听者说都明白是指中国。“FBI说你是间谍该怎么办?”(链接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