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一女子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卡瓦诺性侵

新闻来源: 美国侨报 于 2018-09-18 6:09:00  


一名女子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对她进行性侵犯,并称“我想他可能会无意中杀了我”。她在公开自己悲惨的经历时透露自己是一名大学教授,今年51岁。



“我以为他可能会无意中杀了我,”现任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一名51岁的研究心理学家的福特告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他试图攻击我并脱掉我的衣服。”

福特说,当卡瓦诺在乔治敦预科学校(Georgetown Preparatory School)的同学马克·贾奇(Mark Judge)跳到他们身上,在他们摔倒时,她逃了出来。

福特表示,她从房间里跑出来,把自己锁在浴室里,直到听到男孩们回到楼下,然后逃离了派对所在的房子。

福特称袭击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夏天,当时卡瓦诺和她的一个朋友(福特指控他们都是“跌跌撞撞的醉汉”)在蒙哥马利县(Montgomery County)一所房子里的青少年聚会上把她关进了卧室。

上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资深成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向FBI提交了一封描述性侵犯的“信件”,这让福特首次对此事公开发表评论,她描述了当他们还是马里兰州郊区的高中生时发生的事情。

在朋友的注视下,福特向华盛顿邮报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卡瓦诺把她按倒在床上,在她的衣服上摸来摸去,在她身上磨来磨去,试图脱下她的连体泳衣和身上穿的衣服。

福特说她试图尖叫,卡瓦诺则用手捂住她的嘴。福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她并没有回忆起所有的细节,但她认为这件事发生在1982年夏天,当时她15岁,正在贝塞斯达(Bethesda)的全女子霍尔顿-武尔兹学校(Holton-Arms School)读二年级。

卡瓦诺在全是男性的乔治敦大学预科学校读三年级的时候只有17岁。


卡瓦诺否认了这些指控。他上周对《纽约客》(The New Yorker)说:“我坚决而明确地否认了这一指控。我在高中或任何时候都没有这样做过。”


贾奇坚持认为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这绝对是疯了,”在福特公开发表评论前,贾奇在上周五接受《旗帜周刊》采访时说:“我从没见过卡瓦诺这样做。”贾奇补充说,他从未见过学校里的男生跟其他学校的同龄女生的“疯玩”(rough-housing),这种方式可能会被负面地解读为:“我不记得那些与女生有关的经历。”

福特说,孩子们聚集在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的一所房子里的时候,父母都不在家。蒙哥马利县离马里兰州切维蔡斯(Chevy Chase)的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Columbia Country Club)游泳池不远,她在那里度过了夏天。

据报道,福特提到了另外两名十几岁的青少年,她说他们当时也在派对上,但没有回应华盛顿邮报的询问。

福特描述了一个家庭小房间,每个人都喝一杯啤酒,但她说卡瓦诺和他的朋友马克·贾奇开始喝酒的时间更早,而且喝得酩酊大醉。福特说,当她被推入卧室并且所谓的侵犯发生时,她离开了聚会并呆在洗手间里。她说,从那以后她就没有和卡瓦诺说过话。

这些指控的政治影响尚未确定。共和党人对这个故事的发布时间提出了质疑,但那是在福特公开并提供她的故事之前。

共和党的两位关键人物是女性: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和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她们今年都不会面对选民,两人都表示,她们将对卡瓦诺进行判决,直到他的确认听证会结束。

白宫希望获得一些民主党的选票,尤其是西弗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的乔·曼钦(Joe Manchin),印第安纳州(Indiana)的乔·唐纳利(Joe Donnelly)和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的海蒂·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他们所有人都把票投给了特朗普的第一提名人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

但是在卡瓦诺进入最高法院之前,他必须从司法委员会中被投票选出。司法委员会有11名共和党人和10名民主党人。

在委员会中观看共和党人的投票将是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他正在与民主党新星贝罗·奥罗克(Beto ORourke)一起进行艰难的连任竞选,并且不能激怒女选民。同时,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正在准备退休并且没有参加竞选活动,他过去害怕反对总统。

在卡瓦诺的毕业年鉴中,他多次提到饮酒,并声称自己是“海滩周拉尔夫俱乐部”(Beach Week Ralph Club)和“凯奇城俱乐部”(Keg City Club)的会员。

贾奇是一位电影制作人和作家,他在《Wasted: Tales of a gen x Drunk》一书中记录了自己从酗酒中恢复过来的过程,书中描述了他所在高中的学生喝得酩酊大醉,以及聚会狂欢的文化。

卡瓦诺在贾奇的书中没有被提到,但有一篇关于某个夏天在海滩聚会的文章提到了巴特·奥卡瓦诺(Bart OKavanaugh):他“前几天晚上在别人的车里吐了口水”,“在派对回来的路上昏过去了”。

卡瓦诺没有回应邮报关于这个名字是否是他的假名的问题。福特说,直到2012年她和丈夫一起接受夫妻治疗时,她才告诉别人这件事。福特把治疗师的部分笔记交给了华盛顿邮报。该报报道说,这些笔记没有提到卡瓦诺的名字,但福特描述了她是如何被“一所精英男生学校”的学生攻击的,这些学生后来成为“华盛顿非常受尊敬的高级社会成员”。另外的记录显示,她在十几岁时描述了一次“强奸企图”(rape attempt)。


福特的丈夫拉塞尔·福特(Russell Ford)说,在治疗过程中,他的妻子回忆说,她和两个喝醉了的男孩被困在一个房间里,其中一个把她按倒在床上,猥亵她,不让她尖叫。


福特的丈夫拉塞尔·福特(Russell Ford)



拉塞尔说,福特使用了卡瓦诺的姓氏,并表示担心卡瓦诺(当时的联邦法官)有一天可能会被提名为最高法院法官。

白宫向华盛顿邮报发出了卡瓦诺上周发表的同一份声明:“我断然并毫不含糊地否认了这一指控。我没有在高中或任何时候这样做过。”

拉塞尔说,最高法院的提名者必须遵守更高的标准。拉塞尔说,“我认为法官是判断是非的仲裁者。如果他们没有自己的道德准则来判断是非,那么这就是一个问题。所以我认为这是相关的。最高法院的提名者应该被要求达到更高的标准。”

福特是帕洛阿尔托大学(Palo Alto University)的临床心理学教授,目前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一个财团任教。她在学术期刊上广泛发表。她说,这一事件加剧了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她一直在与之抗争。司法委员会共和党人上周争先恐后地收集了65名在高中时期认识卡瓦诺的女性发来的公开信,并说“他一直都是个好人”。这封信于周五早上发布。

他们写道:“在我们认识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这段时间里,他表现得很体面,尊重女性。”“在我们认识布雷特35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友谊、性格和正直让他脱颖而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对待女性总是彬彬有礼,尊敬有加。他在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直到今天依然如此。”“这些都是我试图避免的弊病,”福特表示。 “现在我觉得我的公民责任超过了我对报复的痛苦和恐惧。”福特聘请了黛布拉·卡茨(Debra Katz),她是华盛顿的一名律师,以处理性骚扰案件而闻名。

福特聘请了华盛顿特区一位著名的律师黛布拉·卡茨,她参与了“ME TOO”运动


在卡茨的建议下,福特在8月初使用了一个由前联邦调查局特工管理的测谎仪。卡茨给华盛顿邮报的调查结果显示,福特是诚实的。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