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工作压力大,韩国人去“监狱”放松:被监禁才感到最大自由

新闻来源: 综合频道 于 2018-12-03 9:02:25  


在来之前,许多顾客都有惧怕和些许抵抗,担心自己能不能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度过 24 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但在尝试了单独监禁之后,很多参与者都表示,他们在这里感受到了最大的幸福和自由。



↑2018 年 11 月 10 日,韩国洪川郡,28 岁的初创公司项目经理 Park Hye-ri 将她的手机放在牢房外。

对大多数人来说,监狱都是避之不及的地方。但在韩国,人们为了从难以喘息的日常生活中逃离片刻,竟选择付费进入一所特殊的监狱,主动要求被拘禁。

这所 " 监狱 " 名叫 Prison inside me(我内心的牢笼),这里的客人都是正常的上班族、大学生、公司老板,和全职妈妈。他们大多都是因工作压力或心情抑郁,主动要求单独拘禁 24 小时至一周不等,在过去五年里,这里已经 " 囚禁 " 过 2000 多名客人。

我内心的牢笼

这所监狱位于韩国洪川郡,在这里住 24 小时,需要支付 90 美元(约合 626 人民币)。这里共有 28 个 " 监舍 "," 监舍 " 的门是铁门,被涂成灰色,从外面上锁,但在需要时也可以从内部打开。



↑2018 年 11 月 11 日,一名参与者透过 " 牢房 " 铁门的窗户向外观察着。

" 监舍 " 只有 5-6 平米,内部设施非常简单,每个房间配有桌子、水壶、茶具、日记和洗脸盆。室内铺着木地板,有地暖,但没有床,人只能睡在地上,屋角有个小型厕所。



↑2018 年 11 月 11 日,房间内的窗台上,摆放着一套茶具和一个用于烧水的水壶。

所有电子设备都不能带进 " 监狱 ",需要交给工作人员保管。进去之后," 监狱 " 会发一件蓝色制服、一块瑜伽垫。在这里,不能玩手机,没有闹钟,也没有镜子,只有自己。



↑2018 年 11 月 10 日,参与者的手机被集中保管在牢房外。

" 监舍 " 门的下方有一个送饭口,每到饭点,都会有专人前来送饭。早餐是米粥,正餐有蒸红薯和香蕉奶昔,清淡且简单。



↑2018 年 11 月 11 日,管理员准时供餐。



↑2018 年 11 月 11 日,管理员向参与者分发餐食。



↑2018 年 11 月 11 日,一名参与者蹲坐在 " 牢房 " 内吃饭。

Park Hye-ri 今年 28 岁,是一名创业公司的项目经理,在这里待 24 小时,让她感觉到 " 自由 "。" 我太忙了 ",她坐在 " 牢房 " 里说," 本来现在不该在这里的,还有工作要做,但还是决定暂停一下。"



↑2018 年 11 月 10 日,Park Hye-ri 和她的朋友准备被关起来。



↑2018 年 11 月 10 日,Park Hye-ri 走进牢房。



↑2018 年 11 月 11 日,在房间内的 Park Hye-ri。

创始的初衷

模拟监狱的创始人 Kwon 讲述了这个项目的灵感来源。Kown 是一位经常每周工作 100 小时的检察官,常常在 " 已经非常累 " 的情况下,还需要处理工作。他为此身心俱疲,于是决定单独监禁自己一个星期,屏蔽人际关系、老板和工作,不光用来休息和放松,也用来想清楚自己未来的方向。



↑2018 年 11 月 10 日,夜幕降临," 牢房 " 内亮起了灯。

一周之后,Kown 觉得监禁这种形式竟让他的精神得到了很大的舒缓," 现代人常常只顾往前看,而没有时间回顾已走过的路,但我们需要不时停下来回头看看。" 他希望能给忙碌工作的人们提供一个这样的场所,这也是他创立这个项目的起点。



↑ 一名参与者在房间内。

在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6 个成员国的调查中,2017 年韩国人平均工作时间为 2024 小时,是仅次于墨西哥和哥斯达黎加工作时长排名第三的国家。

外面的世界才是监狱

项目联合创始人,Kown 的妻子 Noh Ji-Hyang 说,在来之前,许多顾客都有惧怕和些许抵抗,担心自己能不能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度过 24 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但在尝试了单独监禁之后,很多参与者都表示,他们在这里感受到了最大的幸福和自由。

37 岁的程序员 Jong Hyup-lee 觉得自己已经停止成长,并且非常担心家庭未来的发展,这让她焦虑不已。于是她来到这所 " 监狱 ",试图依靠这里的环境,将这些担忧从自己的脑海中清出去。在这里生活了一周后,Jong 意识到这些担忧其实只是自己的妄想,她希望能摆脱它们,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2018 年 11 月 11 日,Park Hye-ri 和其他参与者在被关 24 小时后获得假释证书。

63 岁的 Jeong-soon Yoon 每周工作 6 天,每天工作 10 小时,在首尔大学经营两家咖啡馆。他把 " 监狱 " 看做休息场所。"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我能找到自己的地方。" 在这里,Yoon 从即时通讯的世界中解脱出来,每天可以进行至少 4 个小时无拘无束的冥想。



↑2018 年 11 月 10 日,在被关进 " 牢房 " 之前,一名参与者躺在地板上冥想。

在监狱里,除了有很多独自冥想的时间外,还可以参与集体活动。

57 岁的汽车配件工程师 Suk-won Kang 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他每周在首尔的起亚和现代汽车厂工作近 70 个小时,过度工作是他来这里的主要原因。Kang 觉得,这里设施缺乏的环境,反而能使精神得到疗愈,而特殊的氛围,也让他感觉到一些在城市里缺失的东西。他在最后一天的活动中表示:" 今天,我感觉精神焕发,思绪很轻松。"



↑ 参与者在进行集体活动。

Kwon 认为,在 " 监狱 " 里住一两天,并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但这种体验给了人们机会反思,劳累是如何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有些参与者甚至把这段经历描述为他们给自己最大的礼物。" 这方小牢房不是监狱,真正的监狱是我们返回的地方。"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