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悬案未破新案又起,奥克兰是单身女游客的地狱吗?

新闻来源: 鸮鹦鹉 于 2018-12-07 2:13:25  



两周前,22岁的英国女孩Grace Millane,抵达新西兰奥克兰。她计划用一年的时间环游世界,来新西兰之前她已经在南美洲旅行了四周。



抵达新西兰后,Millane一直住在位于奥克兰Queen St上的Base Backpackers(背包客栈)。她通过WhatsApp与家人保持联系。



但是在上周日(12月2日)她生日当天,她的家人给她发送祝福信息后却一直没有等到她的回复。Millane的哥哥Michael Millance说,他和妹妹上次讲话还是11月29日,家人现在越来越担心妹妹的安危。


她已经支付给了Base Backpackers直到12月8日的住宿费用,但是很多天来她都没有回到背包客栈。



(奥克兰市中心的寻人启事)


Grace Millane的失踪案让人联想到20年前,同样发生在Queen St的背包客栈,同样是单身女游客失踪的案件。



1998年9月11日,日本女游客Kayo Matsuzawa(音:松泽佳代)来到奥克兰旅游。Kayo入住的背包旅馆位于奥克兰最繁华、人流最多的Queen St大街上。


然而放下行李才几个小时她就被人分尸,被杀害的第11天,她赤裸腐烂的尸体在Queen St一栋写字楼的杂物橱被发现。



她被杀的原因完全成谜,而且当时市中心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监控,这桩命案成为了奥克兰乃至新西兰最扑朔迷离的悬案。


新西兰电视台TVNZ在《悬案》(Cold Case)节目中突然爆出猛料,称警方有了关于此案的最新嫌疑人!



要想明白这个消息的意义,首先得梳理一下案件的经过:


根据之前电视台纪录片的说法,29岁的Kayo从日本来新西兰打工,她在基督城一家餐馆工作,英文口语还不错。在新西兰呆了一年后Kayo打算回国,于是从基督城一路向北游玩,直到来到全国最大城市奥克兰。


9月11日下午她从机场乘坐Sky巴士来到市中心的背包旅馆,预定住上三晚。她在领到25号房间钥匙后步行上了二楼,将行李放到房间的床上,接着下楼走到Queen St大街上,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广告


电视纪录片提到了一种假设,说Kayo比较单纯,不会刚到奥克兰就跟陌生人搭讪,因此很有可能是遇到了一帮日本青年游客,大家到附近酒吧喝酒;由于Kayo比较贪杯,很可能是在从酒吧回旅馆的路上遭遇了不测。


关键是她离开老乡后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人?或者说,她根本没有遇到老乡,而是在皇后街游荡时遇到了凶手。


(监控记录到Kayo最后出现的时间和地点)


(尸体被发现在上锁的橱柜内)


十天后,她的尸体在一个楼梯间的上锁消防设施橱柜内被发现,楼梯间连接了Centrecourt和BNZ银行大楼。当时Kayo浑身赤裸而且被分尸数块。



根据调查员Bryan Bruce的说法,游客作案的可能性可以被排除,因为下班后能够从Centrecourt或BNZ银行大楼进入楼梯间的肯定是两栋大楼的工作人员;而且凶手对通道很熟悉,因为他轻而易举的关闭了通道监控探头;更诡异的是,两栋大楼当天进出的计算机安保数据都不翼而飞。


(连通两栋大楼的楼梯间)


这意味着凶手不但可能有进入大楼的安全门卡,而且还可以清理出入的计算机数据。凶手一定是在该大楼工作的人,这么推断也完全符合犯罪地理学中的「近埋远抛」的概念(将尸体丢弃在消防设施橱柜内可以理解为「埋」)。


这么多呼之欲出的线索,却因为欠缺关键性证据而让调查停滞。


2000年,当时负责调查的Kevin Baker探长曾从Kayo Matsuzawa的尸体上提取可能来自罪犯的部分DNA,但遗憾的是至今无法识别属于谁。警方宣称没有放弃对此事的调查,但有人逍遥法外二十年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警方不愿证实Kayo是否遭到奸杀,据说是因为尸体腐烂而无法判定。办案警官Simon Scott对尸体案发现场的情况守口如瓶,他解释说这是为了将来抓到嫌犯时鉴别真假。


(Kayo Matsuzawa和她的家人)


正因为有太多语焉不详的地方,整个案件至今一团迷雾。但根据TVNZ的说法,警方已经有了最新突破。警方在调取陈年银行数据后,证实在Kayo被杀害的当天下午,有人在她陈尸处旁边的BNZ自动提款机进行了银行卡操作。


奥克兰资深探长Scott Beard跟进此案已经快二十年。他承认警方得到了新证据,并且锁定了一名嫌疑人,但他拒绝透露详情。他只是表示该信息是由其他警区提供给奥克兰警方的,这可能意味着嫌犯在其他地区留下了痕迹。


Beard说这二十年里警方收到多个爆料电话和邮件,新的嫌疑人出现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现在我们知道有一个能成为嫌疑犯的人了,我们知道而且有证据证明他当时就在Kayo所处的地点旁边。”他同时意味深长的补充道:“他被(其他警区)提供为嫌疑人是有原因的。”


(关键地点方位图)


而对受害人Kayo Matsuzawa来说,最大的不幸也许是轻信了朋友的话。根据电视台纪录片,她曾要求朋友和她一起出门旅游,但朋友说:“新西兰很安全的,你就放心一个人走走看吧。”


正因为相信了这句话,Kayo Matsuzawa走出门后再也没能回家。


根据奥克兰警局发布的官方通告,9月11日下午Kayo很可能被一名男子搭讪,该男子可能给她提供了掺入药物的酒精饮品。


(Kayo和朋友)


大家来猜测一下杀人凶手到底是怎样的人?

男性,35—40岁之间(可以分尸,并且有计划地抛尸,一定心理素质极强,年纪轻轻的人是做不到的)。


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98年的奥克兰,相信并没有那么多私家车,从凶手选择的抛尸地点的独特性来说,他应该没有私家车)。


上晚班(Kayo应该是在晚上独自一人走在Queen St上被凶手盯上的)。


男权主义或者有暴力倾向(选择个头较小的亚洲女性)。


迷恋亚洲女性(的确是存在只以亚洲女性为目标的犯罪分子)。




悬而未破的南大碎尸案

20多年前,在中国也发生过一起女生单独外出被分尸的悬案——南大碎尸案。


1996年1月10日晚,南京大学成教院大一女学生刁爱青在铺好床铺后离开宿舍外出散心(之前因室友使用“热得快”被宿管老师罚款,心情不好),也是一去不归。


(刁爱青)


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尸体被发现。一名打扫卫生的妇女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侨路捡到一个提包,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的肉片。后来她在清洗肉片时发现有3根手指混在其中,随即报案。



之后尸体另外的部分在水佐岗路等地被发现,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均被包在提包(提包印有“桂林山水”和“上海”字样)以及一条床单之中。


尸体在煮熟后,估计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刀工十分精细,码放整齐,可见凶手的残忍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网友整理的南大碎尸案分尸地点)


案发后受限于当时社会条件监控摄影机极少,南京市警方高度重视,并成立了项目组进驻南京大学为侦破此案,发动了人海战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排查。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盘查。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项目组才撤离南大。


之后,南京警方更是动用了几乎所有警力在抛尸地点进行地毯式排查,仍然一无所获。


时至今日,南大碎尸案依然是悬而未破。而随着南京市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想找到20多年前的第一犯罪现场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这也表示着南大碎尸案可能成为永久的悬案!


同样是女性夜晚独自外出,同样是在监控缺少的时代,而凶手也都同样选择了杀人分尸的残忍手法,同样的变态杀人犯(狂欢型杀人犯)却没有连续作案。




奥克兰目击者称,看到了失踪的Grace Millane

虽然Kayo和刁爱青的结局非常让人痛心,但好在Grace Millane在奥克兰Manukau地区附近被目击者看到了。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告诉英文先驱报,她相信自己看到Millane站在Manukau高度公路的匝道上。



“她站在那里,这真的很奇怪,一个女孩独自一人站在那。”


“老实说我百分之百看到一个年轻女孩,与Millane的描述非常接近,这不是开玩笑,我没办法停下来仔细看她。”


她不记得女孩是否带着行李,也忘了看到她的具体时间。


“我看着Millane的照片,我非常确定我看到的就是她。”


“她身上穿着类似雨衣的夹克,不是那种时尚类型的夹克。”


Millane的父亲在周三晚上(英国时间)离开英国,并将于周五抵达新西兰。Michael Millane说,对于家庭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熬的时间段。这家人一直在与新西兰警方保持联系。


希望警方能够快点找到失踪的Grace Millane,更希望她能平平安安。


这些案件告诉我们,年轻女性不论何时(尤其是夜晚)都不要单独出行!更不要单独去远方旅行,因为在远方你看到的可能不是未来,而是末日。大家务必小心行动,珍惜生命!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