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90年代技术移民新西兰,现在卖雪糕……怎样看待你的人生选择?

新闻来源: 新西兰天维网 于 2019-01-06 1:03:41  


近日,看到陶杰《杀鹌鹑的少女》中的这一段话很有感触: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那么,

我们到底该如何面对人生的选择呢?


奥克兰市区的中央公园(Domainion)不仅有着大片的草地,还有参天大树,更有奥克兰博物馆。如果是本地居民,拿账单登记一下,就可以办博物馆的年卡免费参观。


如果客人带小孩,而且对自然和人文知识感兴趣,我常会安排在这里做停留。因为这里对南太平洋各岛国的文化介绍和文物展示,都极具代表性。因为带客人来的多,博物馆有位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了,她笑着说我可能是陪客人来这里最多的中国导游。


不带团时,我偶尔也会开开优步。这里常是我中午休息的地方,不管四季风景如何变化,不管周围路过的人如何变化,有一个却从不曾变化,那就是一辆小小的雪糕车。



因为家里孩子的原因,其实我们来过博物馆很多次了。雪糕车的店主是位亚洲人,常戴着一方头巾,总是满脸的和蔼。考虑到日本侨民的数量少到寿司店都没几个日本人开的,我猜他不是中国人,就是韩国人。


这天来的时候是中午,他刚停好车,正在忙前忙后的做营业前准备。我没有打扰他,只是站在附近看着,等他先忙完。新西兰的流动雪糕车似乎每一个都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太清。但大体上车后部是个类似货车厢的结构,侧面开窗方便营业。



按新西兰惯例,还得来个大旗,和地产中介的周末开放一样。



透过侧面,能清晰的看到全部的家当。


说是雪糕,其实还卖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咖啡,热狗之类,窗口还摆放了几听饮料,都是最普通常见的新西兰人爱吃的小食。说到冰淇凌雪糕,听说新西兰人是全球人均消费冰淇凌占家庭年收入比例最高的国家。 


我也没去查过数据,如果是真的,那有几种可能:一,新西兰人真的热爱冰淇凌,二,这里牛奶确实好而且多;三,这里可能收入真的有点低,赚钱不容易。因为怎么说,冰淇凌都不应该算大宗消费品了。



也许因为刚开张,又是吃午饭时间,所以人并不多。等他布置好,就只有一对客人在买雪糕。他们买好了,我就过去搭讪了。因为见过几次面,所以挺面熟了,聊起来挺容易。


聊了几句,我们就改为中文聊天了。他是1994年来新西兰的老移民了,说是那年新西兰开放了技术移民,直接打分就可以过来。那个年代就有技术移民的视野和想法的,一般教育程度不低。聊下来,他是川大的本科,电子科大的研究生毕业。这学历即便放在今天也是耀眼的,何况是近30年前。


说实在的,那个年代的移民真不容易。不像过去几年过来的移民,多少有点家产,有的卖掉国内一套房,这边买两套,直接就财务自由了。30年前的中国,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囊中羞涩的,机票都是一笔昂贵的开支。到了一个新的国家,一切从零开始积累,其实挺不容易。我的经验是,世界上励志的故事很多,但普通人其实还是大多数听起来似乎没那么励志的多,我自己就是。


“回国多吗,”我问道。


“不多......,2013年回过一次国,毕业30年纪念。”


“以你这样强的学历,会不会当初留在国内更好呢?”


“也不一定,真正在改革开放中混的好的,是比我们再晚几届的人。我们那个年代的,其实过得就那样,基本上啥都赶上了。我那些国内的同学也是有好有差,不好说了。还得看去了哪里......去了深圳的那些都还不错。”


“整个博物馆,好像就你这一个车?”


“奥克兰市政厅在这里也就只批了这一个牌照,经营至今。新西兰这点好啊,市场本来就不大,政府也就不会乱七八糟发牌照了。”



过了一会,客人多了起来,所以我草草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新西兰生活好吗?”


“生活就是这么简简单单,挺好的。而且父母也都过来了,这几年有过几次意外,也都是公费医疗全包,基本不用我太过担心。”


他给客人做好冰淇凌后,又朝我补充了一句:“生活不就是这样嘛。”



我能理解他对生活的满意。养老有保障,工作稳定,生活规律,父母子女都在身边,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不就是生活的全部吗?但我也相信会有很多人并不同意这种结论,会觉得是大材小用了。我也能理解这样的说法,但这可能是绝大多数一代移民的生活写照,比起一百年前的华人移民来说,过去20年的一代移民无论是自身适应能力,还是移居国的友好环境已经强太多了。





移民是否好?对于像我这样30多岁时拖家带口移民过来的人来说,是个用后半辈子来回答的庞大问题。有位加了我微信有一段时间的读者,她最近和我聊了一些,也想咨询我移民的建议。


她提到:“最近上海进入新一轮房价稳定期,新房与二手房倒挂......我和男朋友经历了新房摇号,看二手房,我觉得大家都好疯狂。但是大家的工资明显感觉都是下滑的,.每年至少一次出国旅游,每周至少阅读一本书是没有了。


“我们整天被各种制造焦虑的文章刷屏.....微信公众号很多,缺少理性思考和深度思考的有趣文章......我想只要有足够的自律能力和清晰的目标,慢慢沉淀和积累,总会有收获吧,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是人生总要自由又有尊严地活着。”



我一时还真是有点不知道如何答复。


这位读者受过良好的教育,虽然来自小县城,但在一线城市绝对还是有生存能力的。但在面对人生选择这样的问题时,这么信任的咨询我,我却回答的很慎重。稳妥一点的做法是先过来看看,自己查查签证条件。


以前是有离岸申请技术移民的,如果能符合条件,直接申请再过来肯定是首选,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我不了解,所以不能乱回答,但移民局官网肯定都有这些信息的。


见过我本人,或经常看我写的东西的人知道,我一般不太鼓励或鼓吹人移民。即便目前国内的大环境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移民也绝对不是唯一的解决方向,当然它又是一个彻底的解决方式。


我一直在做文字记录的工作,除了做为一个个人爱好,另一个就是尝试去回答读者的问题。我答应她写一篇文专门试图回答她的问题,但把雪糕车的故事和她的问题链接起来的想法,却是来自我离开博物馆时抬头看到的天空。



雪糕车后面的几棵大树,那些枝丫不规则的伸展着,伸向天空不同的方向。每个树枝都在努力寻找着空间和阳光,每一次分叉就是一次选择,而选择就意味着不能再回头。


这有点像人生。但只要向着天空的方向积极的生长,只要自己足够强壮,每个树枝最后都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和生命历程。人生幸福的标准有很多种,这位读者所期望的是自由又有尊严的活着,自由好理解,有尊严我还真不是太拿的准。不过在新西兰,各行各业的人差别其实不大,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有尊严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