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游客蜂拥而至,居民嫌多,商家嫌少,新西兰需要这么多游人吗?

新闻来源: 番茄捣蛋 于 2019-02-03 0:28:50  


12月中旬以来,平静生活对于Twizel小镇的居民已经几乎成为一种奢侈。

尽管这个一千来人的小镇拥有两家FourSquares便利店,仍时常碰见收银台大排长龙的情况,停车也开始变得一位难求。



然而若干年前,距LakePukaki不足10分钟车程的Twizel还只是一个终年宁静的小镇。


小镇生活虽多有不便,比如去趟Countdown或Warehouse可能要驾车个把钟头,但日常停车、购物却从没让居民为难过。不像大城市,常常要为堵车和排队烦忧。


toutiaoabc.com


Twizel小镇建于上世纪60年代,起初是为了给修建UpperWaitaki发电站的工人提供住处,是国家计划建设的产物。去年,小镇迎来了自己的50岁生日。


虽然同属Mackenzie盆地,跟名声在外的邻镇Tekapo相比,Twizel更像是一个被生活堆积起来的镇子。不急不徐,平静如水,一如波澜不惊的Pukaki湖。


即使现在,一年大部分时间里小镇仍恬淡如斯。不过从每年12月中旬开始,随着大批游客涌入,宁静开始被渐渐蚕食。


对此,本地居民SarahArnold颇有怨言。


在Sarah看来,没有什么地方比Twizel更令人神往。不论是峰峦叠嶂的群山,或是淡然怡人的湖水,再加上沿途浓烈绽放的鲁冰花。这一幕幕景象组合起来,便造就了Twizel小镇无与伦比的美丽。



小镇很小,只有1250位居民在这里工作生活。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轻易惊动整个镇子。没有什么花边绯闻能瞒得过当地人的眼睛。如果熊孩子在外面调皮捣蛋,可能在回家前消息就已经先传到父母耳中。


Twizel民风淳朴,当地消防和急救人员由居民志愿担任。每当警报声响彻云霄,大家都忍不住暗自祈祷,希望无人卷入车祸伤亡。



简单来说,Twizel是那种让你愿意在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心甘情愿消磨时光的地方。在这里,引人入胜的不只是湖边垂钓或水上运动,更是一种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

或许正是这份悠然自得,让生活在喧嚣都市的人趋之若鹜。


当地居民: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如果旅行是一种对既有生活的暂时逃离,是残酷现实的一剂调味蜜糖。那对于旅游胜地的当地居民而言,旅行很有可能也是一味致命砒霜。



去年夏天,针对大规模旅游的抗议活动席卷欧洲多座城市。当地居民抱怨旅游饱和,认为游客过度涌入导致地区差异性丧失。


所谓旅游饱和,指过度增长的游客使旅游地承受的旅游流量或活动量达到其极限容量,致使当地居民在生活方式、社会福利、服务和商品的获取上发生永久变化。其中包括公共场所的拥挤和私有化、基础设施遭受压力以及房地产市场对当地居民的排斥等。



当上述问题得不到合理解决,而居民必须为此买单时,矛盾便一触即发。


眼下,Twizel正处于漩涡中心。


就在最近,Twizel迎来了小镇历史上的第一百万次游客住宿。在过去三年中,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为经济注入了强劲动力,实现了18%的惊人增长。


每论及此,总有人坚持认为旅游业造福当地居民。对此,你不能断然反驳。因为这毕竟道出了部分事实——如果你在Twizel拥有三文鱼农场,经营酒店住宿,或是凭借先见之明早就在此置业。



而对于一心想要过好小日子的普通居民来说,可能并不需要这么多游客。Twizel所需要的,是会在这里成家立业的人。他们愿意在三文鱼农场或酒店找一份稳定工作,将之当作事业经营;也愿意在此抚育子女,让社区人丁兴旺。


至于蜂拥而来的游客,Twizel其实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商业扩张: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Twizel,找工作可能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


据悉,小镇失业率低于1%,是新西兰全国失业率最低地区之一。不过,貌似完美的数据其实只描述了半个真相。


每到旅游旺季,Twizel的雇主几乎全盘陷入用工荒。就算是急于扩张的三文鱼农场,也只能接受心有余而劳力不足的现状。


那么,又是什么问题导致雇主招工难于上青天呢?



一方面是工资常年低空飞行,渔场和酒店住宿业给员工开出的薪水仅略高于最低工资;另一方面,则是比肩天文数字的生活成本。


目前,Twizel的房租中位数为180纽币/周,而且仅仅是一间狭小卧室的价格。如果你需要拖家带口整租一套三卧室住房,那每周租金至少为280纽币,前提是房东愿意长租。


在利益的诱惑下,Twizel业主发现相较于长租,AirBnb来钱更快更轻松。于是乎,也就不难听说各种房东在旅游旺季或赛事活动期间赶走租客的故事。为了暂时安身,租客不得不住在卫生条件堪忧的汽车旅馆,甚或选择露营地草草对付。



除了租金高昂,房价也不可避免扶摇直上。上世纪90年代,小镇居民花上3万纽币就能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而现在,房价至少翻了10倍。一套住房卖上三五十万,在小镇稀松平常。一些长期持有住房的业主甚至出售员工住房进行套现。面对此情此景,镇上打工者想要找到一处能遮风挡雨的住处,无异于难上加难。


一边是低入尘埃的工资,一边是高耸入云的租金。两相夹击下,出走成为很多人的唯一选择。


曾有一名资深员工告诉Sarah,“我在Twizel有家庭有事业,我也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只是对于房屋,我们实在无力负担。”



作为主事官员,Twizel市长GrahamSmith对此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大幅上涨88.5%的住宅估值当然会对住房可负担性有所影响,但另一方面,也对Mackenzie地区的投资产生了回报。”


在Sarah看来,这种放任不管的态度是小镇上层阶级的典型心态。他们位于食物链顶端,对那些量入为出挣扎度日的普通人毫无关切之心。


一名三文鱼场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尽管时薪低于20.55纽币的生活工资标准,但收入已算不错。“我喜欢我的工作,也喜欢这个地方,但我却存不下钱买房。”


目前,很多当地公司已经开始按照生活工资的标准支付薪酬,不过那些大型企业还远未做到。在用人方面,他们大多依赖季节性工人,包括打工旅行者。


今年4月,新西兰即将推行时薪17.7纽币的最低工资。对于Twizel的打工者而言,这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因为Twizel真正需要的,是可负担住房,以及那些愿意把员工利益置于短期利益之上的企业。


旅游从业者:发展经济 or 小富即安


荣叔是南岛一名经验丰富的旅游从业人员。因为工作,他曾无数次造访Twizel小镇。



据他介绍,小镇主要产业是三文鱼养殖,而三文鱼头号消费人群当属游客。


说来讽刺,虽然以Sarah为代表的部分居民深受游客之扰。可站在游客立场,Twizel大多是他们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在旅游网站马蜂窝上,有用户对Twizel作出如下评价:

“Twizel小镇本身没有太大的旅行价值,住在这里的价值是:以此为基地,自驾一个小时的范围内有Tekapo、Pukaki、Ohau、Mt Cook、Benmore等绝好的地方,完全可以做到机动灵活。另外,Twizel是钓鱼的好地方。”


用荣叔的话说:如果不是Tekapo住不下,谁会愿意去那儿啊!


由此可见,当我们谈论Twizel的旅游饱和问题时,更大的幕后主角应该是邻镇Tekapo,甚至整个新西兰。


那么,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新西兰,

是否存在过度旅游呢?


作为新西兰旅游行业组织NZTAI(NewZealand Tourism Association Incorporated )会长,金迪认为个别小镇或许存在饱和现象,但新西兰应考虑长远的旅游发展规划,而不是满足现状,保持小富即安的心态。



“旅游业的发展一定会惠及当地经济,这种良性的影响不会立竿见影,而是逐步扩大体现。”

“遗憾的是,部分新西兰人甚至某些地方政府只看到游客增长带来的些许负面影响,却忽视旅游产业发展使整体经济受益。试想如果旅游产业大面积滑坡,小镇房价可能下调,当地居民也将面临失业率大幅攀升。”


究其实质,旅游饱和一方面是游客过多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旅游地接待能力不足的问题。换句话说,要想解决旅游饱和,可以从限制游客和提升接待能力两方面入手。


对此,业界显然更倾向后者,希望政府从政策层面鼓励对旅游业的投资。


尽管增加投资确实能提升游客接待能力,但随之产生的另一个问题是资源浪费。


除了皇后镇、奥克兰等热门目的地,新西兰旅游业呈现明显的淡旺季特点。一旦旺季结束,游客数量大幅下降,很有可能导致部分基础设施大量空置。


对此,金迪认为“小镇不存在资源闲置的问题,他们已经闲置资源很多年。居民需要在‘发展经济’和‘小富即安’之间做出选择”。


政府态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上周,一场关于可持续旅游的会议在奥克兰召开。


梅西大学太平洋研究与政策中心联合主任ReginaScheyvens教授是此次会议召集人。


在谈到过度旅游对新西兰的影响时,她给出了TongariroCrossing的例子:游客大量涌入不仅使旅游体验逐步恶化,还对徒步者造成了潜在威胁。


“尽管早就意识到旅游业的问题,但受经济利益驱使,政府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做些表面文章缓解矛盾,而没有从根本探求发展之道。”


有数据显示,在2013至2018年间,新西兰国际游客数量增长120万人次,总数达到380万。截至去年3月,游客12个月总消费金额接近400亿纽币。每12个工作岗位中,就有1个来自旅游业。



Scheyvens教授认为,旅游业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在于社区居民受益不均,群体分化严重。一边是商家大把钞票入袋,一边是基层服务人员面临被剥削风险。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旅游业的发展会否以牺牲本地居民福祉为代价。


比如偏远地区极为有限的医疗资源被游客占据,导致诊所无人接诊;又或者海外游客过度涌入,使得本国居民出游困难。


面对旅游业的种种问题,很多人把矛头指向游客,视其为罪魁祸首。但Scheyvens教授指出,合理规划才是解决之根本。因为在畸形的产业链中,游客也难逃受害者厄运。


“如果政府能够妥善规划旅游业,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让当地居民更好从中获益,那海外游客一定能在新西兰感受到更多热情。”


说到底,在旅游利益链中,居民、商家、游客任何一方的利益都不应被忽视。当旅游日益成为一部分人丰富精神生活的手段,我们也理所当然希望,不要成为另一部分人梦魇生活的开端。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热门评论更多...
新闻速递首页】 【新西兰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